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在火影直播的日子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要當真
    前面的鈍刀要切,不管是土墻,還是盾牌,都是一擊而破。

    所以,我們首先要引導開草和野餌的人,分開霧來忍受七人,它的力量已經下降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哇”賽面對巨大的空白卷軸,拿起那支巨大的畫筆,深吸一口氣,為了躲藏以應付九次暴力行走,讓賽學這只海豹,這是一只可以用情感力量加強的海豹。

    正因為賽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,所以即使團要對他們唱歌,也沒有處理賽。如果它被別人取代了,“團藏”就會殺了他。

    “海豹突擊隊,扮演貪婪的角色。”沙賽很快在卷軸上畫了一只巨大的白虎。這只巨大的白虎帶著賽的印章,從卷軸上跳到西瓜海豚鬼的面前,海豚的身體還和卷軸連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現在離開這里”白虎咬了西瓜海豚鬼后,賽立即對沙夜哭了起來,與井閑逛了一會兒,賽當然知道這種心臟病的效果,如果她不走,她甚至可能會把自己的意識封閉在一起。?

    “嗯-嗯”隨著沙夜意識的離開,西瓜海豚鬼恢復了意識,在自己的處境下,他奮力掙扎,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。

    你知道,團藏準備用這種印刷來封印九尾,并不是說它是否真的可以封九,但它不是一只能掙脫的西瓜海豚。

    隨著白虎的怒吼,白虎在卷軸里抓住了西瓜海豚的鬼魂,很快就有一張白虎壓在西瓜海豚身上的圖片出現在卷軸上,封印成功了。

    [548]第548章各戰(13)]

    在另一個戰場上,一百多名聯合忍者圍困了里面兩個骯臟的轉世者,爆炸的巖石忍者狩獵,以及燃燒的藏沙忍者的葉倉。??八?中國電視網?W≤W≠W≈.≥8≥1ZW.COM

    “啊”一個聯合忍者在葉倉被火球擊中,他的身體瞬間萎縮,全身的水消失了,看上去像一具身體。

    這就是葉倉的燃燒,過熱、撞擊,會瞬間蒸發掉體內所有的水,不僅威力強大,還因為死去的忍者的死亡太可怕,面對這樣一個可怕的死亡階段,所有的聯合忍者都很害怕。

    同時,狩獵的拳頭一旦被擊中,那人就會立即爆炸,這兩個人聯合起來的人雖然不多,但對聯軍的士氣卻是最大的打擊。

    “增援”一個聯盟忍者害怕地喊著,雖然在場的人都很害怕,但是沒有逃跑的忍者,這是一個戰爭的時刻,更不用說他們是否能逃脫對方的追擊,也就是說,烏達村的聯合執法部隊在逃跑后不會放他走的。與其被執法小組殺死,不如死在戰場上,而不是被執法小組殺死。如果你被執法小組殺了,你不僅會為自己感到羞恥,還會為自己的村莊感到羞恥。

    現在,忍者村在一起戰斗,所有在場的忍者都有。雖然忍者村現在是一種合作關系,但下面的關系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改善。如果那個村子里有逃跑的忍者,他們肯定會被其他忍者村的人嘲笑。

    “他們必須分開,他們一起工作,我們沒有獲勝的機會。只有把他們分開,我們才能封住他們。”有人建議。

    石容和沙容處理爆炸狩獵,盡量把他引走,其他忍者一起對付燃燒的樹葉倉,我們試著保護逃水忍者,只有逃水才能對付對方的火球。命令在場的一個人服從命令。

    “這是把我們分開的好辦法,但你認為我們會上當嗎?我是說這里根本沒有人是我們的對手。”雖然他看到了聯盟忍者的目的,但并沒有太在意,經過剛剛的戰斗,他已經證實這里沒有特別強壯的人,如果他仍然是肉身,他也許不會那么粗心,但在不朽身體的祝福下,他爆我拳頭的力量可以得到最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所有霧蒙蒙的人都應該死。”葉倉的主要攻擊都是在忍者村的忍者身上。雖然每個人都有同樣數量的忍者保護,但葉康仍然可以從他的衣服中認出村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是被忍受霧的人殺了,啊,我說,聽說你死在巖石忍者村的手里,我就去看看,但是根本沒有人在巖石忍者村殺了你,說起來奇怪,我們都想互相殘殺,但我沒想到死后我們會一起戰斗。”爆炸、狩獵和焚燒葉倉是各自村莊的主人。他們在延能、沙農村打過無數次仗,雙方的勝負沒有分別。

    葉倉沒有回答隱士的話,直接濃縮了一個直徑至少兩米的大火球,扔到忍者村有最多忍者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記得怨恨,但你被霧殺死了,但你把它放在了我們的石熊身上。不用說,那一定是上層的黑暗。說到這一點,我似乎是一樣的,我變成了被拋棄的那個人,所以我想為我被殺的復仇報仇。”當他說話的時候,他跳到了有著最多木葉忍者的地方,把他打到了地上。“炸我的拳擊”

    “砰”暴力爆炸導致聯軍忍者在數十米范圍內爆炸,爆炸被木葉殺死。

    “該死”聯軍忍者隊長看著兩個人互相毆打,殺死了近20名同伴,心里非常憤怒,但即使他生氣了,也幫不上忙,力量也太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“繼續進攻”聯軍指揮官只能命令他的部下這樣做。在向總部報告情況后,總部說,他們已派出增援部隊,并要求他們先把他們攔住,不要讓他們離開。一旦他們獲準逃跑,他們就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能找到他們。

    當聯軍忍者繼續圍攻爆炸狩獵和燃燒的樹葉倉時,增援部隊也從兩個方向接近他們。

    “麥琪,這就是你先去談的老師葉倉嗎?”一群八人很快就上路了。其中一個忍者,穿著沙子和耐心的衣服,手里拿著一塊大布,旁邊是一個穿著迷霧病人衣服的女忍者。

    這八人是巖石忍者村兩人,沙忍者村兩人,霧忍者村兩人,木業村一人,云農村一人。其中,瑪姬是購買的使用者,也就是海豹忍者,而其他忍者則與瑪姬合作和保護。

    由于戰爭情況不同,藥劑師讓骯臟的轉世者專門尋找弱者,所以海豹忍者死了,傷得很重,現在有必要派人去保護海豹忍者。

    這可能是第一個單位的失敗,使口袋改變了戰術,只要它不被封印,無論打得多么慘,污穢的輪回都可以恢復,只要沒有印忍者就行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老師教的。他是我們沙熊村的英雄。雖然他后來在與巖石忍者村的戰斗中死了,但我將永遠記住她的教誨。”麥琪的臉當時很復雜,老師被顏能村殺了,現在是她唯一的徒弟,而是和顏合作對付她。

    “燒掉葉倉,確實在我們村子里造成了很多傷亡,但我記得我們一開始并沒有殺她。”這八個人的隊長都是來自巖熊村的蒙古人,一個魁梧強壯的人,力量很強。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。”云熊奧莫伊一邊急忙說,同時他的心不停地咕噥:“此時,翻開舊賬,等一下,萬一打架,我應該在那邊幫忙,如果沒有人幫忙,雷英大人的話,他一定會給我一個很好的教訓的。”-奧莫伊。一想到雷大人的憤怒,奧莫伊就醒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不是實話。我不是在否認伊王村做了什么。如果它真的是個搖滾病人,現在承認是可以接受的,但事實上,我們對燃燒的樹葉倉突然死亡感到驚訝,不管你信不信。”蒙加接著說。

    “用蒙加船長的話來說,我認為現在調查老師的死是沒有意義的。不管老師死了誰的手,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盡快封上他們。說實話,在說實話之前,我很恨巖熊村,但在這段時間里,讓我明白,其實我們都不喜歡戰爭,但對于我們自己的村莊,我們必須打,這場戰爭,我想它會改變很多人的想法,以后應該不會再有戰爭了。“瑪吉說著,堅定地望著前面。

    “是的,如果有人曾經說過有一天我們會在一起戰斗,恐怕沒有人會相信,因為我們彼此有著深深的仇恨,但現在我們真的團結了起來,相信我們將來會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,這樣戰爭就不會發生,但只有當我們必須贏得戰爭,否則一切都是空的,小心,戰場很快就會到來。”蒙加用手勢說話,以瑪吉為中心,變成了一個戰斗隊形。

    “船長,我聽說這一次的敵人是要炸掉打獵,燒了那座谷倉。在第三次持久戰期間,我聽說他們很強大。如果你殺了他們,你應該做很多工作。”在增援部隊的另一邊,他在漩渦大廳里看到的是漩渦夢象和他的三個女學生,名叫安娜、上帝、維多利亞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女孩,維多利亞,是一個智商200的變態,就像盧萬一樣。

    “他們不是容易相處的人物,他們仍然是不朽的。小心點。我沒想到會趕上這場寬容戰爭。我知道他們不會再回來了。”漩渦夢鄉,帶著一種不愉快的表情,在那里不停地咕噥著。

    “這是火影主的命令,如果你不回來參加戰爭,但會被當作叛國罪來處理,也許我們會聚在一起捉拿你,不管是抓到你,還是把你當作叛國,我不想,雖然不怕,但麻煩。”金色女孩維多利亞微笑著說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