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王爺深藏,妃不露 > 番外:百里彥(四十九)大婚·終成眷屬(二)
    “好!禮畢,送入洞房——”禮官高唱。

    喜堂中響起了如雷的掌聲、歡呼聲,今夜誰都放肆了起來。

    百里彥將紅綢一扯,直接將綰綰帶著朝前,邪魅眸眼一挑,已經躬身將綰綰抱起,直接將綰綰抱到了喜房中。

    一路過樹穿花,綰綰只感覺頭上的蓋頭蕩啊蕩啊,流蘇蕩啊蕩啊。

    綰綰小心肝兒越跳越快,就連唇角邊都被貝齒咬出了一條淺淺的痕跡。

    一直緊緊抓著他的衣袍,一直到“咚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是他邪魅的抬腳,將面前緊合的喜房門給踢開了,里頭哎喲了一聲,“國師和公主來了,快,快,如意果盤準備著。”

    綰綰只聞到一陣果香味,是紅棗、桂圓、花生,象征著多子多福。

    緊接著再是這一道喊聲,“如意,玉如意呢?快!”

    這邊與皇宮中一樣,都分外的忙碌。

    綰綰在百里彥懷中偷偷笑了一下,然后緊接著聞到一陣酒香:“合巹酒,快,一起送上來。”

    百里彥將她輕輕抱到了床前,這一瞬邪眸幽深,一旁早有嬤嬤們把玉如意送了上來:“國師,快給公主掀蓋頭吧!”

    百里彥頭也不回接過一柄玉如意,沉甸甸的,直接用這玉如意挑開了綰綰的蓋頭。

    綰綰含羞帶怯的感受著光影在自己面前慢慢揚開,眼前終于落入了他的衣角,看清了他身上大紅色的喜袍。

    而后,他英俊邪肆的眉眼挑著笑,落入了她的眼中,而她紅著臉頰的樣子,也落入了他的魅眸里。

    百里彥這雙天生上揚的眼角就這樣笑了笑,含笑不語,親昵而曖昧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她,而她卻低下了頭,這會兒身側的嬤嬤們則按耐不住沖了上來:“國師,公主,合巹酒!”

    傳說新婚夫妻必須要喝了這杯酒,才能長長久久,一直和和美美的白頭偕老。

    百里彥邪魅的朝綰綰笑了一下,“嗯。”

    悠長的聲音一出,說不出的魅人心扉。

    綰綰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,順著他的動作也一起將酒杯拿了起來,她剛拿起來,百里彥就將她的小手一挽,直接穿過她的臂彎,堪堪的舉杯。

    他每一次喝酒的時候都有種說不出的慵懶的感覺,綰綰一見,心跳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綰綰。”呵氣如蘭的聲音。

    綰綰趕緊跟著一抬手。

    百里彥看著看周圍屏息靜待的人,這一瞬已經朝著綰綰一笑,舉杯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綰綰也喝,她懵里懵懂的喝下,唔……好辣。

    誰料到,這一瞬……她剛把一小口酒咽下,百里彥徑直俯身,溫熱的唇直接落了下來,一下子就將他口中的酒喥到了她的口中,綰綰直接臉上紅霞變透,滿唇都是芳香,還有他曖昧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哎喲!”周圍的嬤嬤見勢驚叫了一聲,而后已經趕緊知趣的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一并將房中的侍女們也帶著走了:“還站著做什么,還不快隨著嬤嬤我走?!”笑得膩歪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走了,門也識趣得趕緊關上。

    綰綰還沒有喘過氣來,這一瞬不過是水眸朦朧,好不容易才將他喥過來的酒都喝完,這才睜開了眼眸看他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有被他捉弄的薄怒,可是看他的氣息越來越濃烈,鼻息間的溫度也越來越熱。

    綰綰張了張嘴,芳香的氣息噴灑出來,“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彥還不知道她其實又會說話了。

    綰綰看著他,百里彥目光變熱,已經將她撲倒按下。

    他眼里有著夢想成真,如了心愿的笑容,勾起了唇叫:“綰綰,終于將你娶回來了,你說我現在該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邪魅不羈的笑著,揚起唇:“洞房花燭夜,你說咱們從哪里開始得好?”

    綰綰臉紅得不行,外頭人一出去了,他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綰綰水眸閃爍了一下,爬起來:“唔。”

    一起來,又被百里彥狠狠壓下去了,他力道這般重,還帶了些難以抑制的狂熱。

    她可知道她今日有多美?鳳眸琉璃,含羞帶怯,說不出的誘人。

    綰綰又被他壓下,胸口一直上下起伏,就這樣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兄長。”

    百里彥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他擰起了眉宇,聽錯了?

    聲音確實是從綰綰口中發出。

    綰綰這會兒心里笑得不行,詳裝無辜的樣子:“兄長,你不記得綰綰了么?”

    百里彥邪眸一沉,她現在是玩什么把戲。

    綰綰心大了,性子也變了些,大膽肥了:“你將綰綰壓著了,這是要做什么?彥,要與我亂倫么?”

    百里彥目光一深,就這樣看著綰綰:“你說呢?”識破了她的把戲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呢……兄長,亂倫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雖然嫁與了你,可是日后不該做的,還是別做的好……是要遭天譴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彥勾了勾嘴角笑,眸光幽厲得懾人,挑唇:“是嗎?”

    俯下身來,靠近了她:“可是為夫覺得……有嬌妻如此,躺在身下,若是不做些不該做的,豈不是更遭天譴?”

    綰綰被他無恥的回答驚得一笑,“咯咯”的清脆笑聲還沒發出,下一刻,已經被他狠狠的吻下了。

    禮響綰掌禮。綰綰急得眼睛都瞪起來了,他的文熱情如火,比方才還要厲害。

    “綰綰,一陣時日不見,沒想到你的皮也變厚了,需要為夫來幫你磨一磨了。”

    這莫約就是,傳說中的……欠修理?

    好樣的,會說話了,大婚之夜他才知道,怕他才是被瞞得最深的。

    最氣惱的是,她一張嘴,竟然喊他兄長?

    圣旨一下,他才知道他被騙得多慘,前事如何他覺得不重要,可是憋得他數次欲\火焚\身,還得克制著自己,那就罪過大了。

    綰綰被他壓得緊緊的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紅帳,紅嫁衣,紅喜服,還有這一床的桂圓、花生、紅棗,被他此時的動作掃到了地上,一室清脆的響聲。

    外頭,百里候曄,夏侯夫人倆人坐在大堂中。

    “你說彥兒這一次成婚了,什么時候讓咱們抱孫子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這誰知道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越早越好,兵權都交給他了,遲早我也要換個孫兒抱抱。”

    夏侯夫人淺笑,笑里頭,有了微微的淚意。1dEj1。

    其實她也想給他生一個兒子,只是這么多年下來,一直沒有辦法再懷上,其余的人也不見有孕,他的心思她明白,于她來說,一生無子,何嘗不也是一種遺憾呢?

    人生就如云起云落,要想活在得自在,自然還要目落當前。

    夏侯夫人低聲喃喃了兩句:“我也想要個孫兒抱抱。”

    倆人在這兒笑著,喜房中,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簾子早就落下了,衣袍衣裙散落了一地,紅鸞帳暖,幔帳中綰綰枕在百里彥的手上,而百里彥則半撐著身子邪魅的笑看著她:“綰綰,什么時候給我生個孩兒?”

    綰綰剛被他一陣猛親,這會兒滿臉都憋得通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,不該問她好不好?

    “算一算,咱們‘成婚’也有大半年了,綰綰,你這肚子……”修長的指一伸,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輕輕滑了一下。

    綰綰被他摸得發癢,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立即被他大大的力道按住了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該做的事情,也沒少做呢。”

    綰綰羞得趕緊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大婚之日說這些,有敘舊的嫌疑。

    百里彥邪魅的眉眼如絲,健碩的胸膛在她面前,距離她的臉也就幾公分,綰綰緊張得鼻子微微發癢。

    “彥,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墻上、草地上、碧水閣中……”頓了一下,“求我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得邪魅,綰綰急:“求你別說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百里彥唇上的笑更厲害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不用說的,綰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一聲驚叫,下一刻已經紅鸞顛倒,在這帳中翻滾了起來。

    洞房花燭夜,一夜春宵如此美妙,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。

    看國師府中,和風暢快,春景撩人。

    西蜀國里,百姓安居樂業,歲月靜好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景臺國,國泰民安,天下更是太平,黃鶯鳴脆柳,深宮之中,綠意重重,一個孩兒正蹣跚學步,朝著那龍椅上的人跌跌撞撞走去:“耶耶。”

    龍椅上的人正批閱奏折,一下子就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耶耶。”口齒不清的繼續發音

    慕容絕璟好看的臉上出現了不太好看的笑容:“詩昭!”

    這會兒終于有個人從殿外的門口走出來,笑吟吟的樣子格外漂亮,眼角一顆淚痣也襯得人更靚麗,水眸璀璨如辰。

    “被你發現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瀚璽走在地上,還在踉蹌向前,正是學習走路的年紀。

    慕容絕璟開口:“麟兒這牙牙學語的時間……要什么時候才過去?”

    一直喊他爹爹喊不準也不行,“耶耶”總能聽成“爺爺”,每一次他的心里都格外的不甘愿。

    夏詩昭就是為這個來的:“我倒覺得挺好,今兒麟兒學了一個新詞。”

    一手將麟兒抱起,擁在懷里:“來,和父皇說一句,讓父皇羨慕羨慕。”

    她可是教了半天,教會了“娘親”一詞,可要炫耀炫耀。

    慕容絕璟勾唇,看看夏詩昭玩什么把戲。

    “來,麟兒張嘴。”

    不自不覺中,夏詩昭早就被他的大手圈進懷里了,姿勢有點曖昧。

    夏詩昭只顧著麟兒了:“快讓你父皇聽聽。”沒發現他溫熱的氣息正從她頭頂上噴灑下來。

    麟兒看著這倆人,小眼眸溜溜的轉,小手也摸了摸夏詩昭的臉龐。

    張嘴,兩顆小牙齒,水靈靈的。

    “內內~”

    倆人一起凝了眼眸,“內內”是什么東西?

    夏詩昭記得她可不是這樣教的,“麟兒,娘方才叫你念的,跟著娘念‘娘’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瀚璽小嘴一張:“內內……”

    夏詩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絕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瀚璽一笑,小粉拳落在夏詩昭臉上,聲音清亮:“奶奶~”

    夏詩昭臉色有點五彩斑斕……

    慕容絕璟笑得燦若星辰,仿佛月下一般,幽深的墨眸就這樣釀起了深深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不說,就只是悄悄低下了頭,此刻曖昧了一聲:“嗯,詩昭,我現在也覺得這樣挺好。”

    夏詩昭氣得眼睛都瞪起來了,水眸閃閃皆是無奈的笑意。

    抬頭,抿唇,想要笑著反駁他:“我才不……唔!”

    一個溫柔的吻已經落下來了,纏綿悱惻,奪盡了芬芳。

    夏詩昭只得把手放到了他的胸膛上,感受著這一瞬的心跳聲,原本捶了兩下,而后漸漸淪陷在他帶著壞笑的吻里。

    春景明媚,旖旎撩人,和樂融融一片。

    這一吻定格成了永恒。

    (全文·番外完)

    ----

    題外話:雖然都是大婚場景,不過顯然新文的大婚比較“戰火激烈”啊,不同風格,歡迎移步。

    新文正式開更~~撒花~~~大家都來收藏支持一下吧~~~新書剛起步,十分需要支持哈~~\(^o^)/~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