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大主宰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山河璽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狂暴的靈力沖擊,肆虐在天河之中,那每一道沖擊,都讓得一些實力踏入九品巔峰的強者頭皮發麻,他們知曉,如果是他們被正面沖擊,就算是使出渾身解數,恐怕都得隕落當場。

    而也由此可以瞧出,那實力看似僅僅只是初入九品的牧塵,究竟擁有著多么可怕的戰斗力...

    諸多強者心中感嘆,他們抬頭望著遠處那處狂暴的戰場,那里,兩尊巨大的至尊法身吞吐著磅礴的靈力,一道道可怕的靈力攻勢,鋪天蓋地的呼嘯而出,以最為蠻橫的姿態,沖著對方轟殺而去。

    這種程度的狂猛攻勢,簡直是天崩地裂,所以也是對靈力有著巨大的消耗,在最初的時候,夏禹在見到無法迅速擊潰牧塵后,便是放棄了最開始的雷霆手段,轉而換成以消耗為主。

    他自身畢竟是真正的九品圓滿,距地至尊境,不過一步之遙,所以真要論起靈力雄厚程度,他必然是要強于牧塵一線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持續的拖下去,他相信應該能夠將牧塵拖到靈力枯竭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想法固然美妙,可伴隨著這種激烈的交鋒持續,他卻是漸漸的發現,牧塵腳下那大日不滅身,竟然依舊璀璨光明,靈力猶如大海一般,磅礴無盡。

    后者的靈力,仿佛是無窮無盡一般,絲毫不比他這九品圓滿遜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對于此,夏禹面色一片鐵青,他自然是無法知曉,牧塵的靈力,融合了不死之炎,從而具備了生生不息的特性。所以想要憑借著靈力的雄渾,硬生生的將牧塵靈力拖入枯竭的程度,其難度。遠超夏禹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的至尊法身太過厲害,其本體與法身疊加。威能更是可怕,想要將其斬殺,必須將他與法身隔離,單獨擊殺!”

    不過夏禹畢竟不是尋常人物,在這等時候,依舊是找尋出了破局之法,牧塵之所以能夠憑借著初入九品的實力就與他抗衡到這種程度,最主要的原因。便是因為那神秘法身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將那神秘法身稍微隔離一下,夏禹相信,他要抹殺牧塵,應當不難。

    而要隔離牧塵與至尊法身,夏禹也是有著手段能夠辦到,只是,讓得他略微有些猶豫的是,這一手,他原本是留著用來對付迦樓羅的,如果在這里就動用了。之后必然會被迦樓羅所警惕。

    這種猶豫,持續了數息,然后就被夏禹果斷的清除而去。只要抓住牧塵,拷問出那神秘法身的修煉之法,那種收獲,絕對物超所值。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心意已決,夏禹當即將那陰狠的目光投向牧塵,他一咬舌尖,一口鮮血便是噴射而出,鮮血在其面前凝聚,最后有著一抹幽光從中一點點的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幽光出現。迅速擴大,竟是形成了一道黑色的玉璽。那玉璽之上,仿佛是銘刻著無盡山河。一種厚重之氣散發而出,連空間都是在此時震碎開來,猶如是無法承受其重。

    “那是...大夏皇朝的鎮國之寶,山河璽?”遠處,那諸多強者見到這黑色玉璽,頓時一驚,旋即駭然出聲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那山河璽乃是中階圣物,必須是地至尊才能夠將其催動,而且此寶乃是夏皇親自執掌,怎么可能會交給夏禹,萬一被搶奪,大夏皇朝必然實力大損!”也有著強者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那并非是真正的山河璽!應該是夏皇煉制出來的小山河璽,據說有著使用次數的限制,但其威能,足以媲美低階圣物!”不過終歸還是有著眼力與閱歷不凡的強者,略微思索,便是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仿制出來的山河璽,那威能可很可怕了,看來夏禹是打定主意要斬殺牧塵了,竟然連這等底牌都是施展了出來。”有人感嘆,此等手段,顯然是夏禹隱藏的底牌,但現在,卻是被硬生生的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那諸多低嘩之聲響起時,牧塵也是望著那黑色玉璽,眼神微微一凝,原來是那大夏皇朝的鎮國之寶,山河璽的仿制品嗎?

    這夏禹,果然是藏有底牌!

    “能將我逼到這一步,你足以自傲了!”夏禹面色陰沉的望著牧塵,下一剎那,他雙手陡然結印,只見得那黑色玉璽微微一顫,那玉璽表面上的山河紋路,仿佛是在此時化為了實物一般,有著萬民沸騰之聲傳出,猶如一片江山社稷。

    “山河璽,山河屏障!”

    夏禹屈指一彈,手指便是彈在了那玉璽之上,頓時有著清脆的嗡鳴之聲傳出,然后眾多強者便是見到,那山河璽上的社稷之圖暴射而出,竟是化為了一層無形的屏障,從天而降,直接籠罩在了大日不滅身之外。

    在那屏障籠罩而來的瞬間,牧塵頓時察覺到,他與大日不滅身的聯系突然中斷。

    于是,那自牧塵身上爆發出來的磅礴靈力,也是在此時大幅度的削弱下來。

    牧塵的神色,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起來,那層無形屏障來得太過的鬼魅,即便他之前早有戒備,但那屏障卻是直接穿透了他所有的防備,將大日不滅身覆蓋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專門用來對付至尊法身的圣物?”牧塵有些吃驚,這種圣物,他還是第一次瞧見,由此可見這山河璽的強大,如果與敵人交手,能夠憑借此物直接封鎖掉對方的至尊法身,那幾乎是立即立于了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難怪那夏皇在天羅大陸上名聲極強,原來是有著這等強大的圣物...畢竟光是仿制品,就已經如此的強大,難以想象,那真正的山河璽,又該是何等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牧塵,現在想要后悔,恐怕已經晚了!”那夏禹瞧得牧塵愈發凝重起來的面龐,不由得森然一笑,到了這個時候,牧塵已是插翅難逃。

    牧塵目光微閃,雖說局面突變,但他心中卻并沒有太過的驚慌,這山河璽的確強大,但他的手中,同樣是有著風神扇,如果祭出風神扇的話,定然能夠破除這山河屏障。

    只是,牧塵卻并沒有立即這么做,畢竟,風神扇也是他隱藏的底牌,他并不太想在這里就動用,因為,他之后還會對付迦樓羅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而在牧塵心中念頭轉動間,那夏禹卻并沒有絲毫的猶豫,只見得他腳掌一跺,其腳下的大天王法身頓時爆發出萬丈靈光,那些浩瀚靈力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夏禹體內,竟是令得他的身軀瞬間膨脹了一圈,看上去猶如一尊小巨人一般,而且,在其身軀表面,一道道靈力紋路,凸顯出來,震蕩著可怕的波動

    嘎吱。

    夏禹手掌緩緩緊握,發出刺耳之聲,他望著牧塵,嘴角有著猙獰的笑容浮現出來,牧塵失去了至尊法身的力量,而他卻是能夠借助大天王法身的力量,此消彼長,雙方的力量,已經完全不處于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勝負已經出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夏禹獰笑,身軀暴沖而起,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對著牧塵暴射而去,沿途殘影不斷的浮現,那種速度,帶起刺耳的音爆。

    “天王拳!”

    夏禹低吼,一拳轟出,頓時浩瀚靈力噴薄而出,此時的他,猶如是一輪曜日,爆發出了可怕的靈力壓迫,那靈光曜日之上,仿佛是出現了一張威嚴面龐,猶如天王。

    可怕的威壓鋪天蓋地的籠罩而來,令得牧塵渾身刺痛,在其身軀表面,真龍真鳳之靈游動,發出吼聲,顯然也是感應到了危險。

    這一拳,若是被擊中,即便是以牧塵肉身之強悍,都將會遭受到致命般的重創。

    遠處諸多強者已是惋惜感嘆,這牧塵此次,恐怕是要真正的隕落在此了。

    天王之拳在牧塵眼瞳中急速的放大,那種近乎死亡般的氣息,也是令得牧塵眼瞳急縮起來,不過,出人意料的是,他竟然沒有后退,依舊是立于原地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“嚇傻了吧你!”夏禹見狀,嘴角也是有著譏諷笑容浮現。

    牧塵依舊不聞不顧,他感受著那種死亡之氣,然后竟是在那諸多駭然目光中,緩緩的閉上雙目,猶如不再抵抗。

    “他放棄了啊。”諸多強者感嘆一聲,在失去了至尊法身之后,牧塵顯然也知道,現在的他,無法抗衡夏禹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是當他們這般想著的時候,牧塵緊閉的雙目,又是猛然睜開,只不過這一次,那漆黑雙目中,竟是攀爬滿了血絲。

    一種無法形容的殺伐之氣,在牧塵的體內瘋狂的匯聚起來。

    在夏禹那毀滅般的一拳下,牧塵再度感受到了那種死亡的氣息。

    身落死地,想要破局,那就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!

    牧塵五指緩緩的緊握,滔天般的殺伐之氣,從其體內浩浩蕩蕩的爆發開來,在這一刻,似乎連這天河之水,都是被那殺伐之氣所染紅。

    牧塵抬起拳頭,然后平實而緩慢的一拳轟出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如此樸實的一拳,當其揮出的時候,這天河之中,無數河水,轟然爆炸。

    一股舍身成魔般的氣勢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舍我魔軀,踏滅今古!

    舍身魔拳!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(未完待續。)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