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我只是想培養一個英雄而已 > 第824章 始祖的謀劃
    忒辛和囚以幾乎是在數秒鐘的時間之內,就已經是離開了這棟建筑物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兩個人,身處的位置的話,是在六界中的中心界域,這個地方的話,也就是他們潛入的建筑物的所在地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,這個中心界域的話,除去這個建筑物之外,也就沒有其他什么東西了,除去了一大堆的懸崖和樹林之外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陷阱……囚以,我們直接通知總域主吧,現在我們很難處理這些問題,始祖必然已經是關注到我們身上了……”忒辛對囚以這樣說道,而囚以也是馬上點了點頭,對于現在的狀況,囚以也同樣是覺得,只能是交給總域主來處理了。

    現在其他域主也還在趕來的路上,在囚以也的確是直接聯系上了總域主之后,忒辛也是直接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告知了剩余的七位域主。所以,很快的其他七位域主也就直接是選擇了停止行動。等待著總域主的只指示了。

    囚以在聯系過總域主之后,馬上也就把這里的事情大致經過告知了總域主。

    而在聯系過后,再到獲得總域主對此事的安排的時間,說起來還是相當快的,最多也就是差不多五分鐘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總域主是這樣安排的?他親自過來?”忒辛覺得相當意外,完全是沒有想到總域主會做這樣的選擇。因為按照忒辛的想法,既然這個地方是一個陷阱,那么從一開始也就是始祖為了想辦法解決掉他們。

    那么,現在總域主再來到這里,豈不是就等于自投羅網?

    “總域主是這樣跟我說的……”囚以看著忒辛,忽然表情一變,看上去相當威嚴,而聲音也是發生了一些變化:“此時我來處理,你們也不多想想,如果是陷阱,在你們九人到齊之后,始祖直接一次性處理掉不就什么都解決了,還會有機會讓你們跑掉?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道理你們難道還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明面上是一處危險之地,但是實際,萬域之書還真的就在此時不一定,既然都能想到這些,直接動手強奪,所有事情也就結束了!這樣說的。”

    囚以的表情馬上也是恢復了原來的狀態,而忒辛則是沒有再說什么,畢竟這就是總域主的意思。而經過囚以這么一演繹了一遍總域主的話,也算是讓忒辛聽明白了。

    經由這么一出,忒辛倒也是覺得,事情跟總域主所說的,似乎還真的沒有什么兩樣。假設,這本身就是為了解決他們九域的人的一個陷阱,為什么還會放掉他們兩個人離開。

    自然,總域主的話忒辛也覺得,就是真實的情況了。而現在總域主親自過來的話,雖然聽上去有些危險,畢竟對方是始祖,比總域主還要強大一些的存在。但是,總域主也來了之后,倒也算得上是穩住了自家的陣腳,要怎么處理這些問題,有總域主在的話,忒辛就覺得,還是有機會能夠辦到的。

    “對了,我們先回去匯合,還有一些細節問題需要商討。”囚以對忒辛再說了這么一句,而忒辛也是點了點頭,當即也是跟囚以直接離開了這里。而依舊也是跟之前一樣,在囚以與忒辛離開了之后,始祖的虛影又一次出現在了他們當時所在的位置的附近。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,根本沒有一點意外的,都在始祖的意料之內了。

    對于始祖而言,解決掉那九位普通的域主輕松嗎?當然輕松。但是,始祖想要實現的事情,卻不是簡簡單單處理掉九位域主就解決了的。

    就始祖自己的看法,自己就算是解決掉了這九位域主,只要總域主還在,就還會有新的九位域主出現。無窮無盡。自然,始祖最大的想法,就是必須要處理掉總域主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簡單的處理,本身也就是為了勾引總域主出現。只要解決掉總域主的問題,什么問題也就都處理掉了,九域的事情,也就到此為止。而自己,也就可以正常地去安排整個繼承者之爭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當然,始祖其實也知道,囚以跟忒辛的對話雖然聽上去,好像是總域主真的上套了,但是實際上,事情也還不會就這樣簡單。畢竟始祖安排的這幾步,都是相當簡單,稍微一想,也馬上也就能夠看出一些端倪。所以實際上,總域主真的要過來,還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做到的。

    所以實際上,始祖安排的這幾環,看似陷阱,實則真處,看似嚴密,漏洞百出。本身也就是為了讓總域主認為自己,實際上是一個更加膚淺的人。畢竟始祖的安排雖然看著沒有什么問題,但是總域主必然也就會看出來,始祖是為了吸引自己出面。從而能夠出手解決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,總域主必然也就會根據這些,再做出其他的行動。而始祖,也隨時需要關注,在合適的時間點上,來想辦法干掉總域主。

    因為只有這樣,始祖也才會有機會干掉總域主,同時也讓總域主對自己有所松懈。畢竟自己的安排看著有漏洞可循,自然總域主也就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難以處理的大敵,總域主也會根據這一點做出一些始祖大致能夠猜想到的安排,始祖自己根據這些再做處理,才算得上是真真正正有可能解決掉總域主。

    所以,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也就是他們要詳談的事情,也是始祖最為關注的一點了。

    “亞祖,他們的對話能夠切實聽到了吧?”始祖忽然對著空氣說了這么一句話,而也是在這句話結束的時候,忽然之間,亞祖的聲音也是直接響起:

    “是的始祖大人,一切都在您預料之內,您交給我的東西已經是安置好了,他們對話的所有內容,接下來也都會直接反饋給您。”亞祖對始祖這樣回答,而始祖的虛影也是點了點頭,似乎是對于亞祖的回應較為滿意。

    而接下來,亞祖的聲音則是又一次響起,似乎是準備說一些其他的問題了:

    “始祖大人,有一點我一直想不通,就是……既然始祖大人您的安排是,吸引他們來到六界,一次性解決掉九域的問題,那么為什么,我們不可以直接去到九域,單方面處理掉他們呢?畢竟……現在他們等于都是集中在了一處位置。”

    亞祖現在想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,畢竟就亞祖來看,始祖過去了之后,他們誰都跑不掉吧?

    “我也這樣想過,但是最后我卻是否定了這個方法,你知道為什么么?”始祖對亞祖反問了一句,而亞祖則是聽完始祖的話之后,過了幾秒才是回答道: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為九域是他們的地盤,就跟在六界一樣。我過去沒有問題,甚至九域的九位域主我都可以提著他們的人頭回來,但是,熟知九域的,必然也就就是九域的總域主。他們要是有什么方法逃跑,或許我有一些可能攔不住。為了避免這些可能的發生,處理這些事情的地點,放在六界,反而是最合適的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如果是在六界的話,對我們來說便是占據了地利,同時也能夠因此讓我們得到一定的優勢,還可以讓我們避免那些可能性的發生。自然,即便是稍微有些麻煩,吸引他們來到六界這里,反而是最合適的。更何況,我也已經是布置好一些特別的禮物了,他們不來,這些禮物他們也看不到的話,豈不是可惜?”始祖對亞祖這樣回應道,而亞祖也是沒有再問什么了,對始祖說了自己去處理監聽的問題了之后,當即也就是真正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始祖也是沒有在這里繼續逗留,虛影同樣也是直接消失不見了。剩下的,始祖需要做的也就是等待亞祖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說起來,一個月比出第一場,時間好像是有些太長了吧?”伊維度爾基本上是,這一段時間一直都是在看著小花跟筱雨月的光幕,現在兩個人的進度差不多一致,這倒也不是什么問題。但是,伊維度爾個人卻是完全想不通,生存一個月?所以實際上要成為繼承五祖之位的繼承者的話,還需要有很強的生存能力?五祖實際上都是野外求生的高手?

    這讓伊維度爾完全是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伊維度爾的問題是對惡祖詢問的,當然,也還沒有等到惡祖回答,伊維度爾也就自己回答了自己的問題了。

    “繼承者之間的事情也已經開始了,亞祖一直沒有出現,始祖的話,也僅僅是出現了一個虛影……就我個人看著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有別的什么事情要做吧?”伊維度爾直接是這樣猜測了,而惡祖原本也是想要對剛剛伊維度爾的問題說些什么,聽到現在伊維度爾的這么一分析,當即也是直接改口對伊維度爾問道:

    “別的事情?你怎么會這樣想?或許他們僅僅是不太關注這些事情呢?”

    伊維度爾直接搖了搖頭:“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,但是……感覺不大對。因為,亞祖如果不關注這些事情,包括始祖也是,就算真的不在意這些,單純這樣想或許是得說的過去,可是,這一場繼承者之爭是為了什么?為的就是選出一位真正意義上能夠繼承你們五祖……應該說是四祖才對。為了選擇出繼承你們四祖之一的繼承者。那么這樣的話,會引發什么問題?問題很簡單啊,四祖之一有了繼承者,那么也就是表示,四祖其中一個席位,隨時就能夠繼任了不是么?而問題也到了這里,為什么要繼任,你們也很清楚的啊,就是為了你們四祖之一能夠繼承始祖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始祖不在意這一點還好說,畢竟始祖如果是從未在意你們誰輸誰贏的話,那么也就是表示始祖是平等看待你們四祖。但是亞祖呢?未來自己要服侍的人要更換,怎么可能不在意?”伊維度爾看著惡祖,對惡祖這樣問道,當然,伊維度爾也不打算是讓惡祖回答,只是想要讓惡祖就自己提出的這些問題來去想一想其中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而且,第一場的比賽時間是多久?一個月,而且還是跟現在我們身處的這個空間的時間流速一模一樣。那么我是不是也就可以直接猜測說,未出面的始祖跟亞祖,實際上很需要這一段時間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才是會覺得,他們實際上是正在為了別的事情在匆忙這樣。”伊維度爾說到這里,也就沒有再說下去了,就惡祖自己所聽到的,倒也是覺得伊維度爾所言有理。確實,如果是正常只需要選擇一個五祖的繼承者的話,這么長時間和這個奇怪的生存比賽,壓根就不需要去舉行,只需要是做出一些跟五祖相關的對比,來擇優選擇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在極為危險的地方求得生存?根本就沒有必要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或許……事情有可能跟你所說的……差不多,但是……本身這些事情就是始祖跟亞祖要處理的……對我們而言,并不是什么問題,這些事情,我們實際上也根本不需要去考慮……不是么?”惡祖思索了一陣,對伊維度爾這樣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伊維度爾則是攤了攤手,直接回答道:

    “當然不在意,我只是有了這樣的猜測,就算事實真就如此,跟我們也沒有關系,畢竟始祖是跟亞祖去做某些事情,而不是選擇跟你或者是跟我做什么事情,我們就算再在意這些,也沒有什么用處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出來,只是想要說出我心里面的想法,現在心里面說出來之后就好受多了,好了,繼續看他們怎么做吧。我倒是很好奇綾樂那一邊,一直都是黑咕隆咚的,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。”伊維度爾指了指綾樂的光幕,至于伊維度爾對綾樂的情況的發言,僅僅只是伊維度爾的隨口一說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惡祖看著伊維度爾,也沒有再去想這些,不過惡祖倒是也沒有想到,雖然伊維度爾不知道具體是什么事情,但是關于這第一場比賽實際上是為了什么,伊維度爾也已經是猜到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不是代表著伊維度爾很特殊,因為本身這件事,只要有心人去細想一番,都是會發現這個問題的。再說,本身始祖也確實是需要別人看出來問題,畢竟這一場繼承者之爭,就目前來說,的的確確是始祖刻意做給九域的人看的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