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情劍風云訣之神琴魔劍 > 第374章 出手救鏢師
    十幾個人對陌生人警惕性很高,藍千浩不足為奇,這些人長年累月走鏢,自然是非常謹慎,稍有不慎自個兒喪命不說,也會弄的臭名昭著。可是唯一讓藍千浩疑惑不解的是,凡是走鏢,除了趟子手之外,有一位鏢頭帶領才行。所謂鏢頭要武功卓絕,經驗豐富,能夠審時度勢,應付千百種意外情況。可是這群人之中,看起來都非常年輕,無一人可以勝任鏢頭。就在藍千浩疑惑之中,馬車旁有一人忽然上前,走進茶棚呼道:“眾位起鏢了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這才轉身瞟著馬車,篤鏢頭在馬車之中,所運之物也非常輕巧,且格外珍貴。

    十幾人起身,排開陣勢,將馬車圍在中間。馬車前面所站一人,牽著馬,徐徐向前走著。眾人不急不躁趕路,似乎所運之物無足輕重的樣子。

    藍千浩正在沉思,茶棚小二上前“嘿嘿”一聲說道:“恐怕這些人未必會安全到關外。”

    “哦!小二哥為何知曉走鏢之人是去往關外?”藍千浩問道。

    “數月以來,已經有不少家走鏢之人從江南一路向關外而去,可惜都沒有出關便鎩羽而歸,一般山賊劫了財帛,不會放過走鏢之人,可是很奇怪,鏢失了,人卻都紛紛回來,只是精神便從此一蹶不振,如同廢人一般。癡癡呆呆,只知道吃喝睡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一聽說道:“哦!這真是江湖一大奇事。”

    說著,藍千浩放下一些散碎銀子,便起身匆匆趕路。

    前面押鏢之人走的非常緩慢,沒有幾步藍千浩便趕上押鏢之人。雖說藍千浩可以馬上越過馬車,卻見到走鏢之人模樣。還是決定暗自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不急不躁的趕路,一天也沒有行多少路。

    落日余暉紅半邊,

    霞光四射漫山野。

    無村無鎮荒蕪關,

    山風林立嘯北風。

    眾人走了一天,終于在萋萋芳草的樹林之中歇息。藍千浩一望,便輕輕飛身上樹,坐在樹杈上凝前方走鏢之人。只見眾人坐了下來,卻身子圍著馬車,一排排,一圈圈,相當謹慎,布陣是渾然天成,藍千浩尋思,走鏢之人也是及其用心,無一人有渙散懶惰之心,固然千里趕路,也孜孜不倦,樂此不彼。

    忽然,山林之中,北風吹起,有兩個人出現,在塵土飛揚起時,要是看到來人,也只能看到隱隱約約兩個身影。藍千浩一望,立即翻身跳下樹梢。來人不知是內力遒勁,還是借著風向故弄玄虛,這兩人一來,頓時是大風吹拂,馬車頂也被掀了去。

    兩人到前,風在漸漸緩慢下來.只見來人面目猙獰,身穿一白一灰衣裳。白花花如雪的頭發,亂蓬蓬搭在肩上。手中各自持著鐵鉤,怒視著馬車上中年人。

    藍千浩一望思量:“看來坐在馬車上壯漢便是鏢頭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起身,擋在馬車前。

    被揭開車棚的馬車,被眾人圍在中間。馬車上中年人站起身,緊緊抱著手里的鐵匣子呼道:“兩位便是江湖上人人畏懼的賽無常兄弟兩人是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!閣下還記得我等兄弟兩人。”兩人翻著白眼,齊聲呼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聽聞兩位前輩歸隱于巴蜀深山之中,為何今日千里迢迢來此?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我們兄弟兩人在此等一只兔子,一只自動送來的兔子。”兩人再次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一聽呼道:“兩位恐怕要失望了,這荒山野嶺,未必只有兔子在出沒,更奇怪還有一些比老虎威猛,比狐貍精明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休要多言,留下閣下手里的鐵匣子,我等便饒你一命。”兩人再次異口同聲說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發出“哈哈”笑聲,笑聲如同驚天之雷,一笑便有震懾人心之氣。笑了笑說道:“江湖上數月以來,有不少人送同一樣東西到關外,結果都被人在半路之中被人掠奪,現在這次送的是貨真價實之物,爾等自然想取走此物。我看兩位是異想天開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說道:“呵呵!在下看出來了,閣下陣營之中,是全武林十大鏢局的頂尖高手,想不到區區一件不知是何物鐵匣子,要這么多位高手相送,看起來并非一般之物。”

    話不投機,雙方在荒林之中激戰起來。藍千浩站在一旁,靜靜觀望。雙方是各顯神通,一場混戰慘不忍睹。藍千浩看了片刻,十幾人隊伍之中已經斃身一半。藍千浩實在無法在坐視不理。便輕輕縱身凌空,跳到黑白衣裳兩人面前,“呔”一聲,呵住眾人。

    馬車依舊被幾個人圍住,拉車之馬被兩個大漢緊緊拽住韁繩。藍千浩呵住眾人,打量一遍眾人,“嘿嘿”一笑,對賽無常兩兄弟說道:“幾位走鏢之人不過是在江湖上討口飯吃,兩位為何要痛下殺手,甚至要搶奪財帛。”

    賽無常兩人打量著藍千浩,冷冷一笑說道:“小子!我等兩人一出山,半個江湖會隨之顫抖,我看閣下年紀輕輕,定然是晚輩后人,莫要多管閑事,搭上性命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舉劍“哈哈”一笑說道:“可是知曉本公子之人,也會聞風喪膽。”

    “閣下是?”黑衣無常問道。

    “區區名號,恐怕說出來兩位未必知曉,不過兩位若再不離去,休怪本公子手中寶劍,自此之后,兩位定然會在陰曹地府那里知道本公子名號。”藍千浩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兩位今日不能再動手了,不然這位公子定然出劍。”何天儷忽然間飛身出來,輕輕飄到眾人面前說道。

    站在馬車上的中年人呼道:“何姑娘!請為在下解圍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一望何天儷突如其來,又聞聽站在馬車上之人對何天儷極為尊崇,便將紫云寶劍收起。旋轉身子,躍身上了一側一棵大樹之上。站在樹梢,腳踏細如筷子一般的樹枝,望之山林。

    何天儷一瞥藍千浩,冷冷一笑,自個兒卻亮出手中長劍說道:“我勸爾等不要滋事,不然,此時此地便是兩位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說著,何天儷橫掃一劍,劍氣驚人,只見白光一片,白光過后,賽無常兩人手中鐵鉤被削斷幾塊,墜落在地上。賽無常兩人剛才還是王婆賣瓜,自賣自夸,言之自個兒有多么令人毛骨悚然,見到何天儷劍氣如此精深,嚇得魂飛魄散,倉皇出逃。藍千浩一望何天儷,心中一愣,士別三日,刮目相看,想想之前的何天儷,除了智謀過人之外武功平平,今日一見,卻令人不得不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中年人將鐵匣子放在馬車上說道:“今日多謝姑娘出手,在下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何天儷抬頭一望藍千浩說道:“總鏢頭當謝那位藍衣英俊公子,若不是此人一聲大吼,那賽無常也就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壯漢一聽,朝著樹上的藍千浩行禮呼道:“多謝大俠。不知大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藍千浩未做回答,飛身離開。

    何天儷臉上變得及其陰沉,說道去:“此物非常重要,一定安全送到關外,一路上本姑娘會暗中相助,還有,要跟上那位藍衣公子,有此人在,任何人不敢奪鏢。”

    中年壯漢立即行禮,說道:“姑娘請放心,在下一定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    何天儷小心翼翼一望周圍說道:“總鏢頭保重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飛身向前,見有一相師緩緩在山林之中行走。藍千浩飛身到地上,思量:“怪了!今日趕路之人為何都不急不躁。”

    相師身穿麻衣,未回頭,徐徐向前走,口中喃喃說道:“大漠沙沉三千里,飛鳥不渡滿荒蕪。公子還是莫要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藍千浩一聽,翻身而起,躍身到相師面前。只見面前是一位斜頂中年,手中拿著一羅盤,朝著藍千浩一笑說道:“公子有何見教?”

    藍千浩打量中年人問道:“足下是在和我說話?”

    相師一臉嚴沉,說道:“此地再無他人,公子以為是誰?”

    藍千浩“哦”一聲問道:“那先生方才之言是說在下此行去不得是嗎?”

    “若是別人去,自然是去的,若公子去,必然會引來殺身之禍。”相師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本公子一向不信命,為何本公子就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相師再無多言,走過藍千浩身邊,繼續徐徐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“英雄不問出處,人卻有根有家,烏鴉反哺,公子好自為之。”相師亂七八糟說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藍千浩一聽,心中一涼,思量道:“不錯,我此番前去,一定會遭到前所未有災難,畢竟在天奇劍派眼中,我是十惡不赦的叛徒。此人到底是什么人?為何會一眼看出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何天儷急追上藍千浩問道:“你這是何往?”

    藍千浩未轉身,“哈哈”一笑說道:“此番趕路之人,你最焦急,其他人也不顧天黑路難,倒是很輕松自在。”

    何天儷說道:“哦!這么說來,千浩公子也不急嗎?”

    藍千浩應允道:“本公子也不急,因為本公子要去一個地方,那地方是急不來的。”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