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301章
    清虛的想法很單純,給皇帝辦了那么多事情。現在白云觀這條狗有難,當狗主人的不能袖手旁觀。不夠意思的老大,就不會有夠意思的小弟。真要是白云觀倒了霉,皇帝大人的要求也就不能滿足。

    道玄陷入了沉默,皇帝是他的最后一塊底牌。沒有事情,絕對不能去麻煩皇帝。皇帝差遣你辦事,那是天經地義。如果你覺得皇帝應該心存感激,或者給你什么回報,那你也應該去土里面躺著了。

    不到萬不得已,絕對不能找皇帝。

    “你們出去吧,貧道再想想。”道玄手撫著額頭,覺得十分頭疼。

    就在清虛和道玄說話的時候,李梟也在聽謝有財的稟報。

    皇帝讓白云觀煉丹的事情,絕對是宮里的核心機密。不是許顯純這種錦衣衛高官,根本不會聽到一絲風聲。所以,五爺在京城混跡了這么長時間,也沒能打聽出來。

    “許顯純是這么說的?”李梟有些吃驚,原來皇帝好煉丹他娘的是真的。以前還以為是傳說。太惡心了!

    “他就是這么說的!”謝有財看了看五爺。

    “托皇宮里面的人打聽,結果沒打聽出個啥來。倒是東廠的孫云鶴給咱們透露了個消息,白云觀跟萬歲爺關系莫逆。究竟是不是煉丹,他沒說。”五爺出去打聽了一天,有用的消息就得到這一條。看得出來,這件事情即便在皇宮里面,也是保密程度極高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八成就是真的了,孫云鶴應該是魏忠賢派來遞話的。看起來,九千歲對大人還是很器重的。”艾虎生看著李梟的臉色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權傾朝野,還九千歲。你覺得皇權允許別人分裂么?魏忠賢掌握了那么大的權利,這是皇帝在利用他打壓東林黨。現在東林黨式微,魏忠賢一家獨大,皇權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。或許,咱們就是皇帝未來扶植的那股勢力。

    好了,這事情不說了。都是將來的事情,現在咱們說說眼前事。白云觀這顆毒瘤,我是一定要割除。不過現在牽扯到萬歲爺,事情就不能莽撞的干。咱們要想辦法,讓別人替咱們做。”

    “這恐怕有些難吧……!白云觀在京城也是頗有勢力的,刨除跟皇家的關系不提。跟當權的朝廷各位大人,關系也非常好。沒事兒給這家做個法事,給那家做個道場。不但收錢,而且人情也攢下不少。”五爺有些為難的說道。

    李梟知道白云觀在京城還是有些勢力的,沒辦法,這年月人就信這個。自己不信,可也不能阻止別人信。說到底,政治這東西太過玄妙。當官兒的就想著借助外力,沒須沒影的神仙自然是最合適做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這京城地面上,不但道家繁榮昌盛。就連佛家,也是門前車馬簇簇。聽說正月里,西山臥佛寺上頭柱香的價錢,已經漲到了三千兩銀子。就這,還是官員們的專利。商賈們,看都別想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們不懂,什么叫發動群眾。謝有財,今天晚上把天橋說書的都給老子找來。五爺,您去滿爺那里。讓滿爺這么辦,這么辦,這么辦……!”

    五爺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懵,可越聽眼睛瞪得越大。最后直勾勾的看著李梟,這究竟是什么腦子,怎么會想出這樣的辦法。

    天橋!酒旗戲鼓天橋市,多少游人不憶家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各種藝人在這里畫地為鍋,有變戲法的,有唱戲的,有拉弓射箭的,也有抖空竹、舞叉子,爬桿兒的。每天這里都是游人如織摩肩擦踵,更有許多的茶館兒里面,站著說書先生說評書。

    賣綢緞的老板張七跟賣布鞋的老板陳九來到慣常喝茶的一間茶館兒,剛剛進門小二就笑著迎了上來:“來了,二位爺,今天喝點兒什么。南邊新來的獅峰龍井,昨天剛到二位爺不嘗嘗?”看到是熟客,小二熱情的開始了推銷。這種話他一天要說個百八十遍,早就訓練得無比純屬。臉上的一塊塊肌肉,都配合的恰到好處。堪稱完美!

    “好!來一壺,茶點你看著上。就喜歡聽袁先生的評書,昨天講《三國》講到曹操走華容道,關鍵時刻袁先生撂了玉子。晚上哥哥我是想了一宿,抓心撓肝的。”吩咐了小二,張七就跟陳九說起了昨天的《三國演義》。

    “那是!小弟我也是鬧心了一晚上,就想今天聽聽袁先生怎么個說法。那曹阿蠻到底有沒有沖過去,關二爺有沒有斬了他。”陳九說話有些大舌頭,曹阿滿,愣是說成了曹啊蠻。

    兩個人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,茶點剛剛端上來,就聽見大廳里面喊好的聲音。抬頭看臺上袁先生走出來,對著臺下的茶客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人生到處知何似,應似飛鴻踏雪泥。

    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那復計東西。

    老僧已死成新塔,壞壁無由見舊題。

    往日崎嶇還記否,路長人困蹇驢嘶。”念了四句定場詩,袁先生玉子一拍。底下是轟然叫好!

    “今天我們不說書,說一個真事兒。”袁先生一說話,卻讓大家一愣。

    “嗡!”底下立刻就炸了,大家伙都是來聽《三國演義》的,你講哪門子鳥故事。昨天憋了一宿了,就等著今天聽關二爺有沒有斬曹操,現在講實事,誰聽啊!

    “列位!這件事情說出來,保證大家愿意聽,且聽袁某道來。

    話說西便門外有座莊子,名叫白云山莊。四九城里面的爺們兒差不多都知道,那是銷金窟,玩笑的所在。前兩日,遼東總兵李將軍閑來休憩,到了白云山莊喝茶。

    其間他的弟弟打翻了一個茶盞,您猜怎么著?”

    底下的觀眾還是“嗡”“嗡”的交頭接耳,述說著聽不到三國的不滿。早就準備好的托看看四周,立刻喊了一句:“怎么著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一個小小的茶盞,白云山莊硬是訛了李總兵一千兩銀子。”

    袁先生這話一說,底下立刻安靜下來。平日里沒少被當官兒的欺負,大家伙都愛聽當官兒的被欺負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袁先生,您可別瞎說。老朽可知道,那李總兵雖然年少。但卻是一員悍將,遼東的韃子都被他殺得大敗。聽說陣斬了一萬多人,連韃子旗主的腦袋和令牌都繳了回來。我家大兒子在兵部,回家來說這一次大勝可是實打實的。絕對沒有冒功的事情!”一個長須的老先生,有些不滿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吳四爺,您老稍安勿躁!李總兵是帶兵的人,怎么會吃這樣的虧。借著讓兄弟去取銀子的當口,調了兵就圍了那白云山莊。那些黑了心的打手,一個個的都被打斷了腿。那白云山莊,更是被砸了個稀巴爛。”

    “好!是條漢子!”底下突兀的響起一聲叫好聲。雖然恨當官兒的,可也都喜歡有血性的漢子。

    “不單單是這,那些受了苦的窯姐侍婢們偷偷透露。說出了白云山莊驚天的黑幕!”袁先生說到這里的時候,故意頓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一下,就連張七和陳九都放下茶杯認真聽聽白云山莊有啥黑幕。

    “話說這白云山莊常年收買漂亮的女娃子,這倒也說得過去。插上草賣了身,就是人家的人,也管不得什么。可各位您知道么?這白云山莊還常年和拍花的花子,還有丐幫的人合謀擄掠人口。有在僻靜地方硬綁的,也有白天看中了人,晚上潛入人家家里,用迷香弄暈了偷出來的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大家的小姐,還是小家的碧玉。到了白云山莊那都過得是豬狗不如的日子,一天賺的銀子不和管事的心意。那是掄起棒子就打,胳膊粗的鎬把子愣是打折了七八根。

    更殘忍的就是,他們還勾結白云觀的道士。用少女的心頭血煉丹,單單是一口枯井里面就挖出來十幾具白骨。”

    “操!前年我二姨家的表妹就被花子拐了去,難道說也是白云山莊干的?”底下“噌”的一下,站起一個人大聲吼道。

    “七哥,別急,咱們問明白了。白云觀不好惹!”陳九趕忙拉住張七的袖子往下拉。

    “就是,白云觀可是道玄真人靜修的西方。袁先生,這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。你這樣編排白云山莊,有何憑據。”底下又站起來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呵!呵!諸位如果不信,可以到白云山莊門前去看。打撈出來的少女尸骸,還有被拐賣尚未被戕害的女子現身說法。不說不知道啊,原來咱們京城還藏著這樣的人間魔窟。”

    “老九,你喝著。哥哥我去看看!”張七聽了袁先生的話,站起身來就走。

    “京城里面拍花的多,誰家少了女娃子可以去白云山莊找找。”身后傳來袁先生的聲音。

    茶館里面又走出去五六個,然后人就一群一伙的離開茶館往西便門走。雖然這開春倒春寒,可也擋不住人們胸中那團熊熊燃燒的八卦之火。天子腳下,首善之區。居然出現這樣的事情,那簡直是聞所未聞。這個熱鬧不看,簡直比不聽三國還難受。

    不到一會兒,茶館兒里面的人走得就剩下幾個。

    袁先生對著掌柜的一拱手,笑著說了句“告辭!”就在兩名精壯漢子的護送下,離開了茶館兒。

    今天,這樣的故事在數十間茶館兒里面輪番上演。開始往西便門走的人只是一群一伙,不過很快就成了溜。密密麻麻的人群,好像是流淌的河水,又像是找到巨大食物的螞蟻向前涌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滿桂就讓人把打撈上來的尸骸裝進玻璃柜子里放在白云山莊門口。還沒到午時,就有人陸續過來瞧熱鬧。臨時搭起來的臺子上,正有侍女抽泣著述說自己的遭遇。那個雙腿被打瘸了的侍女,還是待在那間屋子里面,娃樣子一樣的被人參觀。

    看到活生生的人被折磨得像是皮包骨的骷髏,所有人都捂著鼻子,一些年青人還握緊了拳頭。不知道誰扔進去幾個銅哥兒,接著又有人往里扔。一個上午,地面上居然鋪滿了銅錢。兌換成銀錢,也能換個三五七兩。

    “天殺的白云山莊,天殺的黑奴。白云觀勢力大,小女子無處申冤,各位老少爺們兒給俺做主啊!”那女子一邊說一邊哭,肩膀不斷的啜泣。有眼淚窩子淺的,也陪著流淚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,門前的人流就沒斷過。女人也在屋子里面坐著,整整哭了一天。

    京城里面的謠言,傳得比風還要快。第二天的時候,白云山莊擄掠人口的事情就傳得沸沸揚揚。來白云山莊參觀的人更多了,也不知道滿桂哪找的人。還專門畫了打手們毆打侍女們的畫像,打手們個個畫得兇神惡煞。侍女們個個嬌柔無力,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滿桂還專門讓被拐的女子輪番上臺,述說自己被拐的經過,還有在白云山莊如何遭受迫害。

    “閨女!”一個被毀了容的侍女說到傷心處嚎啕大哭,底下忽然傳出來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。緊接著,一個三四十歲的瘦小婦人手腳并用的爬上了高臺。

    “閨女!你怎么變成了這樣啊,你小時候多好看啊。這幾年原來你在這啊,俺和你爹都去了薊門找你啊。”婦人哭嚎著,捧著女孩兒被燙壞的臉不撒手。淚水一瞬間就打濕了衣服!

    “娘!我不肯接客,他們就拿烙鐵燙我。俺一狠心,就把臉杵到了烙鐵上。”女孩兒說完,鉆進了母親的懷里。凄慘的哭聲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圍觀群眾有好幾萬人,居然連一聲咳嗦都聽不到。有聲音,也是跟著母女兩人一起啜泣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天殺的王八蛋,官府不管娘給你出頭。你告訴娘,那些畜生在哪里。娘找他們拼命!”瘦小婦人哭著哭著,忽然不哭了。瘦小的身體里面,忽然爆發出磅礴的殺氣。擇人而噬的眼神兒,活像是是一頭母老虎。

    “娘!他們都躲在白云觀里面,白云觀勢力大背景深,官府也不敢拿。娘,俺這輩子都不準備嫁人了,守著您過活。比起那些被打死的姐妹,俺已經幸運多了。后面的坡地里面,還不知道埋了多少枉死的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操他娘的,王法不管咱們管。自問還是個帶把的老爺們兒,就跟著老子打上白云觀。”一個高大的漢子忽然喊了一嗓子,然后帶著人向白云觀走去。

    開始有十幾個人跟著,接著就是一百多個。然后是千千萬萬的人,黑壓壓比廟會的人都多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