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350章
    老哥死了,可朱由檢還沒有登基做皇帝。他的登基大典被定在十一月初一日,他還要在這個皇宮里面熬上十天才行。

    皇宮里面萬分險惡,面前走過的每一張臉朱由檢都覺得是要害自己。

    沒辦法,魏忠賢和客氏在宮里面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。大到了,皇后都無法匹敵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這餅是本宮親手和的面,親手烙的。這水也是本宮嘗過的,放心的吃吧。”朱由檢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在宮里面的第一次餐飯,居然是張皇后給他烙的大餅。水也只是銀瓶里面的溫水!

    朱由檢抓起大餅往嘴里塞,他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。不是沒得吃,是實在不敢吃。朱由檢甚至連果盤里面的水果都不敢吃!

    那些看著好看,散發著奶香味兒的糕點,更是碰都不敢碰。這一天,可把朱由檢折磨壞了。

    沒辦法,為了小命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多謝皇嫂!”吃了餅有些噎,朱由檢喝了口銀瓶里面的水順了順,這才跟張皇后說話。

    “不除掉魏忠賢和客氏,在宮里連頓飯都吃不好。叔叔大位未定,必須盡快除掉魏忠賢和客氏。”張皇后說客氏的時候,明顯咬著牙。看得出來,這位皇后娘娘恨客氏更甚于魏忠賢。

    “現在還不成啊!京城里面的情形詭異莫名,現在首要的是抓軍權。有了兵,什么事情都好辦。”朱由檢一邊嚼著大餅,一邊無奈的嘆息。

    “本宮是女人,這事情幫不上忙。不過叔叔要小心這些侍衛,他們都是魏忠賢的人。”張皇后探頭在朱由檢的耳邊悄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皇后的頭發,撩得朱由檢的臉癢癢的。由于角度的原因,朱由檢正好看到張皇后的粉頸。心沒來由的一緊,渾身立刻麻酥酥的。似乎有一股熱流,一下子涌到了臉上。

    發覺這種距離有些太近,張皇后也不免紅了臉。緋紅的臉頰,更加別有一番女人味兒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”場面一度十分尷尬。

    “叔叔吃飽了,本宮這就回去了。”張皇后撩了一下頭發,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哥還在乾清宮里面躺著,現在跟嫂子搞曖昧實在有點兒說不過去。可朱由檢實在是睡不著,一股邪火想肚子里面竄來竄去,老婆們又沒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這種邪火要不得,可越壓制這股邪火就越發旺盛。翻過來倒過去,就是睡不著。

    站起來,走出門。這個時候還是溜達溜達比較好,剛剛出門兒,身邊立刻跟上四名手持刀劍的侍衛!

    看到拎著刀劍的侍衛,朱由檢心里的邪火立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張皇后的話重新回蕩在耳邊,“小心那些侍衛,他們都是魏忠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體乾呢?”王承恩現在還不能進宮,朱由檢唯一能夠依仗的只能是王體乾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的話,王公公被九千歲招去會議先帝治喪事宜。”侍衛躬著身子回答,語氣里面不帶任何情感。

    這些侍衛不是自己的人!這是朱由檢的第一感覺,王體乾沒有在身邊,朱由檢的心里也沒底。這么瞎走,萬一這幾個侍衛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自己黑了都沒人管。

    朱由檢看著天上的星星,沉思了好一會兒。“去把所有侍衛都找來!”想了半天,朱由檢終于想出了一個好主意。

    “諾!”侍衛不知道沒上任的皇帝要干嘛,不過既然人家要召見侍衛,那就召見好了。

    不大一會兒,乾清宮里面的四十余名侍衛全都集合在偏殿前。

    “諸位恪盡職守,孤甚為欣慰。賜爾等水酒,以示褒獎。”朱由檢努力擠出富有親和力的微笑,并且把微笑展現給這些侍衛們。

    新任皇帝請吃飯,這事情倒是新鮮。在乾清宮值守這么多年,還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好事兒。以前就算是過年的時候,也沒有這待遇。

    “吩咐御膳房,準備酒菜!”朱由檢一聲吩咐,旁邊的小內侍立刻跑出去傳旨。

    朱由檢打的算盤很精明,一個人待著比較危險,一群人待著相對安全。無論如何,他都即將成為皇帝。眾目睽睽之下,殺害一位皇帝還是非常有風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一招兒很高明,侍衛們擠在一起吃飯。朱由檢就待在里間屋,別說是刺客,就連蒼蠅都飛不進來一只。

    這個夜晚太漫長了,對于朱由檢來說這個夜晚足足一百年那么長。

    好容易熬到了五更天,眼睛紅紅的王體乾才趕回了乾清宮。

    “主子!奴才來晚了!”王體乾見到朱由檢第一件事情就是請罪。

    “魏忠賢怎么說?”朱由檢急切的問道。四周都是魏忠賢的人,知道魏忠賢在想些什么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說。事出突然,魏忠賢也沒個主心骨。下面的人也是爭論成一片,沒個準主意。不過有些奇怪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有些奇怪?”

    “崔呈秀居然一言不發,整個會議期間都坐在那里抽煙。平日里,魏忠賢最為倚重的就是他,他不說話這非常反常。”

    “崔呈秀的事情你不用擔心,其他人都怎么說?”說到崔呈秀的事情,朱由檢只是淡淡的一句帶過。

    王體乾立刻了然,崔呈秀是自己人。不然,朱由檢絕對不會是這個態度。

    “魏廣徽,田吉,李夔龍,魏良卿等人主張……主張……!”王體乾抬頭看了一眼朱由檢。

    “但說無妨!”朱由檢表情淡然,猜都猜得出來這些人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大逆不道之言,老奴……!老奴不敢說。”王體乾結結巴巴的不肯說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朱由檢閉上了眼睛,這一晚上神經都緊繃著,他也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“你調換一些可靠的侍衛來,孤……朕休息一會兒!”朱由檢頓了一下,這才想起他現在已經可以稱朕了,而不是以前的孤王。從親王到皇帝,還真是得有一個適應的過程。

    “諾!侍衛已經調配好了,都是信得過的人。萬歲先歇息,老奴在外面侍候著。”王體乾躬著身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朱由檢也不脫衣服,也不上床榻。只是在偏殿里面的沙發上窩著,聽說這東西是李梟進到宮里的。還真別說,窩在這上面睡覺還挺舒服。

    一晚上沒睡覺,不大一會兒偏殿里面就響起了鼾聲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然覺得有人喊自己。“萬歲!萬歲!”

    睡得正香的時候,最討厭被人叫醒。朱由檢惱怒的睜開了眼睛,發現眼前的是王承恩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朱由檢口氣不善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萬歲!大行皇帝的梓宮需要上香,這……這需要萬歲您親手上香才行。”王承恩手里拎著鞋,一臉無奈的站在朱由檢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哦!”朱由檢抹了一把臉,這事情還真得他來做。

    伸出腳,王承恩立刻跪伏在地上幫著朱由檢穿鞋。本來這時候,會有宮女來侍候皇帝凈口,還有溫熱的毛巾擦臉。可現在王承恩要有重要的事情說,把人都給打發了出去。現在偏殿里面,只有他們主仆兩個人。

    王承恩一邊給朱由檢穿鞋,一邊小聲說道:“萬歲!錢先生已經傳來信息,因為前次三大營私賣軍械的事情。崔呈秀借機裁撤了一大批軍官,咱們的人都已經安插得差不多。現在三大營可以信任,您可以調京中三大營來護駕。”

    “嗯!一會你就持金牌令箭,調三大營進駐紫禁城。嗯!這里的侍衛也不要撤掉!”

    “乾清宮侍衛多是魏忠賢的人,留下他們恐怕會……!”

    “力量需要制衡,三大營的人和侍衛們互不統屬,完全是兩個派系。這樣才真正的安全,你派王府里面得力的人去御膳房監廚。朕不想再吃皇嫂做的大餅!”朱由檢可不想天天吃張皇后烙的大餅。

    再說,張皇后也不可能天天給自己烙餅。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“萬歲!”王承恩應諾的聲音還沒落地,王體乾就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這樣慌慌張張的?魏忠賢造反了?”朱由檢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“萬歲!剛剛您休息的時候,魏忠賢有召開了會議。魏良卿提議,調李梟進京。”王體乾有些慌亂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李梟……!這個人不是咱們的人么?”朱由檢聽到李梟的名字,眉頭立刻鎖緊。

    “萬歲!這個李梟雖然說過效忠萬歲您,可他跟魏忠賢的關系也非常不一般。李家在京城的生意,好多都是魏忠賢在照看,他們還一起合伙蓋房子,就在西便門外原先白云觀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這個李梟兩頭下注?”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好一個伶俐的小子,既然兩頭下注那就說明他想要得到好處。承恩,你現在就去山海關找李梟,不管他提什么條件都答應下來。咱們的條件只有一個,不許他的一兵一卒進京。”

    雖然人不在朝廷,可朱由檢知道。李梟所部火器犀利,連女真韃子都被打得連吃敗仗。這時候他的軍隊進了京,又有魏忠賢這個內應。三大營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,如果魏忠賢想要干點兒什么,李梟所部一定是最好的助力。

    王體乾是司禮監掌印太監,又和魏忠賢交好。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離京,信得過的只有王承恩。

    現在為了安撫李梟,必須得拿出一點兒什么東西來。不過不管拿出什么來,朱由檢都覺得值得。想對于整個天下來說,不管什么條件都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“諾!老奴這就離京去辦,不過……若是李梟提出異常苛刻的條件,那……!”王承恩有些猶豫,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權限,能夠打贏李梟什么樣的條件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提出什么,都答應他。”朱由檢咬牙咬牙,為了天下他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覺得,李梟應該不會提出什么苛刻的條件。當初老奴只是略微暗示,李梟就主動通過老奴向萬歲獻上生意的股份。他是個聰明人,聰明人知道會提出什么樣的條件。畢竟,今后坐天下的是萬歲,不再是魏忠賢一黨。”王體乾和李梟打交道多,對李梟的了解也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是個真聰明人。”朱由檢張開手臂,任由王承恩幫著他整理衣衫。

    走出偏殿,滿朝文武已經等候在乾清宮門外。大行皇帝的梓宮就停在這里,朱由檢看了一眼外面,昂首走出了偏殿的大門。

    王承恩今天非常忙,先是安排了人進御膳房監廚。然后又安排原先信王府的宮女內侍進宮侍候,王體乾調來的侍衛還有三大營的人也都看了一遍,這才不放心的離開紫禁城。坐著馬車馳向山海關!

    馬車到達山海關的時候,一隊隊士兵正在下船。李梟和孫承宗等人站在山海關的城墻上,看著不斷登陸的軍卒們。

    “敖爺在山東留下兩個團,我帶著一個團先回山海關。我總覺得要有事情發生,而且還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孫承宗沒好氣的白了李梟一眼,皇帝掛了當然是大事。對于大明來說,這是大得不能再大的事情。“你到底怎么想的,魏忠賢昨天派人來見你,說是想要調你進京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,就說我在山東還沒回來。魏忠賢找我,新任的皇帝難道就不找我了?毛督師先去探探口風,看看魏忠賢給出個什么條件。這個時候,咱們不好好要一些好處,更待何時。”李梟手撫著城墻,看向京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呵呵!你小子想要吊起胃口,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,條件要的太高會激怒皇帝。即便是現在答應下來,日后皇帝緩過神兒來,倒霉的可是你。

    雖然咱們的火器犀利,部隊都是能打的。可跟整個大明拼起來,還不夠看。”孫承宗是成了精的老狐貍,李梟只說了個開頭,他就知道李梟要干什么。立刻出言提醒,千萬不要貪圖眼前的利益,得罪了未來的皇帝。

    說穿了,現在大明天下還是姓朱。朱家人的皇帝,有充足的法理依據和大明人心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