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395章
    李浩感覺自己快要死了,擦了一個上午的甲板。整個胳膊都是僵硬的,手因為攥著刷子的時間太長,張開的時候每個指關節都發出痛苦的呻吟。躺在甲板的角落里面,靠著船帆曬一會暖。李浩感覺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酸痛無比,如果可能他想就這樣躺著,一直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大哥非要把自己送到船上來。二哥領著自己上船,隨便把自己扔給一個臉上有刀疤的家伙,就不再過問。終于理解什么是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死了沒有,沒有就滾起來吃飯。”大腿上傳來一陣劇痛,刀疤猙獰的臉出現在頭頂。

    “干嘛踹我?”李浩揉揉大腿,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面目猙獰,肌肉結實的像石頭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怎么樣?你打我,打我啊。”刀疤捶了一下胸膛,狼一樣的眼睛盯著李浩好像盯著一只獵物。

    李浩眼神快速的游移開,他實在不敢跟這樣的眼神對視。

    “不敢打我,那今后老子揍你就別問東問西的。起來,跟老子去吃飯。”

    屁股上又挨了一腳,李浩連忙爬起來跟著刀疤下了船艙。

    “二哥,這就有點兒過份了吧。老大讓你練一練老四,你不能找這么個人折磨他。”如果不是陳老虎死死的拽住,李虎早就撲過去教訓刀疤。雖然不一定打得過,但自家的兄弟只能自己欺負,別人動一手指頭李虎看到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虎爺!二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四爺的性子太面。面團一樣的人,隨便讓人揉捏咋成。必須找個狠的來練他,把他的膽子練起來。

    這刀疤以前是高麗的海盜,下海潛水能捉魚。上了岸,老虎也打得死。最難得的是這家伙生性兇殘,最喜歡挖人心肝生吃。把四爺交給他練,您看著不出兩年保準兇悍得不要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讓這么個人訓老四?”李虎下巴都要掉到地上,細皮嫩肉的李浩跟著個吃人魔王,這他娘的怎么讓人放心。

    “過幾天要組建海軍陸戰隊,大哥給了一個團的員額。刀疤當連長,小浩在他手下當差。”李休冷冷說了一句,就想走開。

    “你等會兒!”李虎一把拉住李休。

    “大哥說過,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。老四這個性子,不脫層皮是練不出來的。也只有跟著刀疤這樣的狠角色,才能真正把他的心練得硬起來。

    當初老大把你扔進連隊,你讓人教訓的事情難道忘記了?都是同胞兄弟,我也不想人們以后稱呼他李梟的弟弟,而是稱呼他李浩。”李休拍了一下李虎的肩膀,留下目瞪口呆的李虎徑直下到船艙里面。

    李浩看著一段燉鲅魚,一盤子米飯,外加幾個咸蘿卜條子。一丁點兒食欲都沒有,燉鲅魚做得一點兒滋味兒都沒有,跟巧姐做的差遠了。吃在嘴里,跟吃木頭茬子沒啥區別。

    旁邊的刀疤吃得香甜,看到李浩不吃。抬手就是一巴掌:“吃,不給老子吃完。老子抽你二十個大嘴巴子!”

    船艙里面傳出來一陣哄笑聲,李浩眼睛里滿是淚水,卻不敢得罪刀疤,低下頭努力的往嘴里扒拉著飯。

    有腳步聲傳來,一雙皮靴出現在李浩眼前。順著靴子網上看,李浩看到了李梟的臉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眼淚開了閘的洪水一樣往下流,李浩丟掉盤子抱著李梟的大腿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要回家。我不在這里了,我要回家。大哥,那人打我,他好兇,我怕。”一邊咧著嘴哭,一邊向李梟訴苦。

    “他打你?”李梟指著站在一旁的刀疤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李浩哭得快要抽了,努力的點著頭。

    “噌!”李梟抽出了一柄匕首遞給李浩。

    “拿著,殺了他。”李梟看了一眼刀疤,刀疤傻愣愣的站著不敢挪動半步。

    “不要!我不要!我不要殺人。”李浩渾身哆嗦著放開李梟的大腿,眼神恐懼的向后爬。

    “拿著!你給我拿著!”李梟一把將李浩薅過來,把匕首硬塞進李浩的手里。

    李浩渾身哆嗦,眼睛里面滿是乞求。可李梟的力氣比他大,雙手被李梟握著,被迫拿著那柄匕首。

    “朝著他的心口窩捅下去,一刀下去他就死定了。他打你,欺負你。你要以牙還牙,這才能成為真正的男子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成男子漢,我不要!”李浩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“當啷”李梟松開手,匕首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要么甘愿忍受欺負,要么拿起刀子殺死你的對手。這個世界就是這么殘酷,我、你二哥、三哥、都是這么過來的。想要活下去,你只能選擇一樣。

    身為你的大哥,我提醒你。選擇拿起刀,你會活得像是只獅子。享受別人的尊重!

    如果選擇放棄刀,你會活得連狗都不如。因為狗還知道咬人,而你將是誰都可以欺負的對象。沒人尊重你,也沒人會在意你的想法。人多的時候,你會像是個透明人。

    好好想!你有一輩子的時間!”李梟拍了拍李浩的肩膀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愣著干什么,都他娘的吃飯。!”看到所有人都站著,李梟吼了一嗓子,所有人都像鵪鶉一樣聽話,坐下繼續吃飯。包括兇惡的刀疤!

    “你三哥用一身的傷疤,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。現在人們叫他虎爺,不是因為他是我李梟的弟弟,而是因為他是李虎。小浩,希望你也有一天,可以贏得別人的尊重。”李梟扔下一句話,踩著樓梯上了甲板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殺人,不想殺人……!”李浩縮在地板上,抱著腦袋哭。

    飯堂里面的人好像看不見,全都埋著頭吃飯。直到把飯盤舔得比臉都干凈!

    難得有幾天愜意的假期,早上李梟帶著德川千姬和小玉在大海邊趕海。大海總是慷慨的,每當落潮的時候都會給人留下很多東西。

    灑一點鹽就會鉆出來的海蟶子,搬開礁石就有渤海哨。指甲蓋大小的螃蟹,用油炸了再拌上鹽絕對是無上的美味。如果你在礁石上碰見一個水洼,或許能找到來不及逃走的魷魚,又或者是一條傻傻的魚。

    每當這個時候,小玉就會樂得拍巴掌。

    魷魚圍成一個圈兒,掛上糊糊。炸熟了之后蘸一些椒鹽,絕對是頂級的食材。

    德川千姬最是喜歡吃魷魚圈兒,每次都樹袋熊一樣纏著丈夫,要李梟親自下廚給她做。自從和李梟熟悉之后,這小娘們兒絕對不放過每一個撒嬌的機會。

    每次趕海回來,李梟都會圍上圍裙下廚做飯。

    從小在海邊長大,李梟最知道海產怎么做。其實做海鮮最簡單,只要放到水里煮熟就好。在京城里面,好多人吃皮皮蝦居然蘸著姜汁兒。對于這種土鱉吃法,李梟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海鮮海鮮,吃的就是一個鮮字。

    小小的海螺一鍋煮熟,連辣線都不用摘。一點點醬油調和上芥末,吃得德川千姬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小玉對吃皮皮蝦非常有心得,從第三節開始扭掉腦袋。然后一節一節的把殼剝掉,最后順著尾巴的地方一撕,就能把整個尾巴里面的肉抽出來。

    對于皮皮蝦這種東西,李梟還是喜歡腌著吃。打好了鹵,放足了蔥姜蒜,腌制上一天一夜。第二天咸蝦爬子就大功告成,如果你問海邊的人。皮皮蝦要怎么吃好吃,八成的人會推薦這一做法。

    可能因為飲食習慣的關系,德川千姬喜歡生吃一切海產。對咸蝦爬子那是情有獨鐘,吃嗨了的時候,還會嘰里咕嚕的說外語。

    聽到“呦西”的時候,李梟不自覺的就想起了鬼子兵。

    閑暇的時候,李梟還會帶著德川千姬和小玉逛一逛長興島。

    連年的修建,已經讓長興島有了些現代氣息。最有帶表性的就要數漁老他們制造的兩臺蒸汽機,起特點就是個大。每個占地都有半個足球場那么大,為了安全起見全都安排得遠離居住區。

    那兩個十數丈高的大煙囪,不管白天晚上都會冒黑煙。成為長興島上空的重要污染源!

    為了供給足夠多的煤炭,甚至不得不在蒸汽機邊上造了一個小型碼頭。專門停泊從高麗來的運煤船!

    水泥廠是另外一個污染源,現在長興島牌的水泥已經行銷大明。而且一直都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,工部的那些蠢貨們居然向李梟要配方。在被五爺臭揍了一頓之后,放棄了這一想法。

    有了蒸汽機做動力,生產效率明顯提高了一個檔次。尤其是軍工生產,自從有了簡易的車床和鏜床之后。陸軍的制式武器,很快就進入到了定型階段。

    標準化的生產,也很快提上了議事日程。李梟的要求是,步兵武器要做到通用性。子彈和槍械,要做到絕對的通用化。

    最先批量生產的居然是長管左輪手槍,在子彈定型的情況下,這東西最受歡迎。

    李梟試驗了一下,整槍長度達到了三十厘米左右。重量很重,但滿桂說他不在乎。他只在乎,他的兵可以一連射出六發子彈,然后才會拔出馬刀作戰。

    任何一直騎兵隊伍,在連續打六槍之后再作戰。都將是對手的噩夢!要知道長達二十厘米的槍管,可以給左輪手槍更好的精度。在顛簸的戰馬上,連續射擊的優勢也將讓他們立于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只要能陪著李梟,小玉就是快樂的。唧唧喳喳的說話,像是是麻雀。看到不懂的,就拽著李梟的衣服問。李梟的解釋聽懂沒聽懂不管,她就是喜歡拉著哥哥的感覺。

    好日子終于過完了,當艾虎生從山海關到來的時候。李梟就知道,一定是皇帝滿足了他的一切要求。看得出來,皇帝對遼東的耐心越來越少。這個苦寒之地,正消耗著大明帝國大部分的軍事資源。

    他必須先解決遼東,然后再撲滅西北層出不窮的叛亂。甚至還得用兵西南,現在的西南不知道有多少土司,還想著完成楊應龍未完成的事業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就是,不能讓李梟再在遼東這樣下去了。朱由檢心里明白,李梟不是一只溫順的貓。他有尖牙,還有利爪。身型如果再龐大的話,那他就是老虎,可以一口吞掉大明江山的老虎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