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400章
    多爾袞看著前面的土山包,心里就有些發麻。李官鎮外面的那一幕,至今想起來仍舊讓他頭皮發麻。一千多人,頃刻間灰飛煙滅。這已經不是人間的武器,而是天神的杰作。很想看看對面那個李梟到底是什么人,他怎么可能制造出那樣威力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都給老子聽好了,今天都給老子往上沖。貝勒爺說了只要能沖上對面的山崗,就給你們抬旗,給你們一家子都抬旗。這是貝勒爺的恩典,一般人我還看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多爾袞回頭看了一眼,林可旺扯著脖子在后面吼。

    看到多爾袞在看他,胖胖的林可旺球一樣的滾到多爾袞馬前打了個簽。“貝勒爺,都安排好了。一千兩百人,都換上了咱們正白旗的衣裳。只要您一句話,這就沖上對面的山崗,把李梟的人頭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林可旺這話,他自己第一個不信。錦州城下,他忽悠上去被轟死八旗兵砍死的漢人足足有上萬人。如今只不過是區區一千兩百人,對他來說沒有絲毫心理負擔。那么大的孽都做下了,還差這一點兒?

    “你做的不錯,讓他們上吧。”多爾袞一揮手,林可旺就舉起了豬蹄一樣的手。

    “弟兄們,沖啊!”林可旺說完,胖胖的身子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殺!”聽說沖上山崗就給抬旗,這些漢人旗奴眼睛放光。只要成為了旗人,自己的家人就不會被人欺負,自己的老婆閨女也不用被女真人主子叫去陪睡。自己的兒子,也不用被主子家里的少爺欺負。為了地位有翻天覆地的變化,所有人都拼了。

    人群很快超越了林可旺,一大群人亂哄哄的向著山崗跑了過去。大部分人超越了林可旺,這家伙就停住了腳步。雙手扶著膝蓋,大口大口的喘粗氣。常年不運動,跑幾步就喘得厲害。林可旺覺得,自己的肺好像在拉風箱一樣。

    “大帥,這不像是的八旗兵。他們的陣型亂哄哄的,沒有一點兒章法,完全不是韃子的模樣。”袁崇煥放下望遠鏡,轉身對身邊的李梟說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是指揮官,主意你來拿。我就帶了眼睛和耳朵,嘴忘在長興島沒帶來。”李梟舉著望遠鏡,饒有興致的看著對面沖鋒的隊伍。

    對面的指揮官一定是個白癡,兩里地外就讓步兵徒步發起沖鋒。還他娘的一個勁兒的猛跑,真跑到山上。這他娘的還有力氣打仗?

    沒聽說過,打仗之前先跑個一千米消耗一下體力的。

    “諾!”再次得到了李梟的授權,袁崇煥心里的底氣多了一層。

    “格日圖首領,請你派出兩千騎兵,分別從左右翼出擊。務必全殲來犯之敵!”袁崇煥早就看出來,這些肯定不是八旗主力。敵人是在試探,試探自己的部署。初次火炮打擊會在多遠距離,大概有多少門火炮。如果能趟掉一些地雷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準確的說,這一千多人就是來送死的。用命來探前方陣地的虛實!

    “好極!”格日圖獰笑一聲,立刻翻身上馬。今天他打頭陣,這是一個露臉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對面是步兵,絕對不是蒙古鐵騎的對手。這個頭彩拿到了,今后也不會被李梟看輕。將來分戰利品的時候,嘿嘿!

    一聲唿哨,黑山左右翼山包后面鉆各鉆出來一千騎兵。

    這些騎兵速度快得像閃電,戰馬蕩起陣陣煙塵,沖天的灰土變成了灰黃色的煙幕。

    “韃子兵……!”跑得滿臉通紅的旗奴看到對面馳出來的騎兵,立刻停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是蒙古韃子,跑啊!”女真人的馬刀他們見識過了,自然也知道蒙古人的馬刀也不差。所有人幾乎一瞬間停止了奔跑,不少反應快的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有一個帶頭,立刻就有人跟著跑。一個能帶走十個,十個就能帶走一百人。一千兩百人沒有思想斗爭,轉身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很努力的在跑,可兩條腿還是跑不過四條腿。距離在迅速的縮短,當格日圖射出響箭的時候。一蓬黑乎乎的箭雨,灑向了逃跑中的旗奴們。

    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,中箭的人在地上絕望的慘叫哀嚎。沒有中箭的人像是受驚的兔子,飛快的向前竄。

    戰斗對蒙古騎兵來說,就像是一場盛大的圍獵。獵物就是那些穿著正白旗衣服,瘋狂奔跑的那些人。弓弦不斷的響,箭矢“嗖”“嗖”的在空中飛過。

    蒙古人從小就學習兩間事情,第一件是騎馬,第二件就是射箭。可以說,每個蒙古人都是好騎手,好獵手。不會騎馬射箭的,也配叫蒙古人?

    地上很快躺在一層尸體,當然也有受傷在地上不斷掙扎的人。

    蒙古人根本不管這些,他們一邊射箭一邊從受傷掙扎的人身上踏過去。釘了鐵掌的馬蹄踏在人身體上,發出“噗”“噗”的聲音。馬蹄在人身上,不斷踏出一個又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上千蒙古騎兵馳過之后,地上就只剩下幾塊大一些的人皮。

    “殺!殺!”格日圖興奮的大叫,雖然他知道沒人能聽見他在喊什么。可他還是很興奮,在千里科爾沁他被兩藍旗追殺。現在追殺正白旗,胸中憋悶了兩年的窩囊氣終于有了抒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韃子在探你的底,你也在探他們的底。”李梟拿著望遠鏡看了一眼袁崇煥,這家伙別看人一根筋,打仗打得油精油精的。論勇猛,八個袁崇煥也抵不上一個敖滄海。可這種精明,敖滄海遠遠不是袁崇煥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要看看,他們的軍陣后面都有些個啥。”眼看著蒙古騎兵勢如破竹,袁崇煥更加認定。剛剛跑過來這波,就是韃子來探底的炮灰。現在,該是自己探他們的底了。拿蒙古人當炮灰,袁崇煥是一丁點兒負罪感都欠奉。

    “貝勒爺!蒙古人殺過來了!”陽光一照林可旺的腦門兒亮晶晶一片,看到蒙古騎兵沖殺過來,他急得渾身都是汗。

    多爾袞撇了撇嘴沒說話,漢人就是這么不頂用。被蒙古人一沖就給沖散了,對方沒有發射一枚炮彈,也沒有射出一枚槍彈。箭矢與刀槍,成為了戰場的主宰。這種復古的打法,可是有日子沒見了。

    “范文程,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嗻!”多爾袞身后的范文程立刻打馬馳了出來,對著身后的傳令兵吩咐了一句。傳令兵立刻死命的揮舞手里的紅旗!

    大黑山腳下兩里處的樹林里面,立刻發出悶雷一樣的聲音。早就裝填完畢的紅夷大炮噴射出一條條火蛇,彈丸帶著呼嘯聲飛向正在沖鋒的蒙古騎兵。

    格日圖這時候,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。十幾股煙柱就在自己的騎兵隊伍里面炸開,彈片四散飛舞。各種形狀的尖銳金屬,撕開了結實的蒙古皮袍子。

    戰馬嘶鳴,成片成片的蒙古騎兵倒在地上。每個炮彈爆炸的地方,就會出現遍地的尸骸。有人的也有馬的,一時間不死的戰馬,哀鳴著發出最后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操!”格日圖喊了一嗓子,一夾胯下戰馬的馬腹,斜著就向一邊跑。

    騎兵沖鋒的時候,不可能停下來然后調轉馬頭往后跑。在敵軍的炮火下,這就是在找死。唯一可行的就是,高速奔馳繞一個大圈子跑回到自己的陣地上。也只有高速運動,才能盡可能的減少地方炮兵射擊帶來的傷亡。

    看到頭人改變了方向,蒙古騎兵們很自覺的跟著格日圖改變了方向。

    前方地面上,忽然揚起一片沙土。無數身上披著麻袋,蓋著沙土的漢軍旗士兵從地上爬起來。原來早在昨天晚上,他們就埋伏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放槍!”范文程一聲令下,火槍的槍口紛紛噴出青煙。彈丸在火光的伴隨下,飛速沖出槍口。

    一片彈幕打過來,側翼受到攻擊的蒙古騎兵立刻是人仰馬翻。成排成排的倒下!

    子彈的動能,根本不是皮袍子可以抵御的。蒙古士兵身上鮮血飚飛,人和馬一排排的中彈倒地。

    “炮兵!目標山腳下樹林,十發急速射。”看到敵軍炮兵發射冒出的煙霧,袁崇煥立刻鎖定了敵軍炮兵陣地的位置。一聲吩咐,計算兵立刻開始計算射擊諸元。

    前后不過一分鐘的時間,三十門迫擊炮幾乎同一時間開火。

    炮彈雨點兒一樣的砸到了女真人的炮兵陣地上,雖然因為距離太遠準頭差了些。但迫擊炮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些,三十門迫擊炮,每門打出十發那就是三百發炮彈。

    這種火力密度,蒙不中目標,那人品也就太差了一點。

    一枚炮擊炮彈,不偏不倚正砸在彈藥堆里面。一聲驚天爆炸之后,林子里面騰起巨大的煙霧。李梟在望遠鏡里面,甚至可以看到被炸上半空的人腿。

    袁崇煥這一手玩的漂亮,用蒙古人探出敵軍炮兵陣地。然后用火力覆蓋,好像自己的到來。讓冷兵器的戰場迅速變成了熱兵器的戰場,現在和女真人打仗都得玩炮戰了。

    聽到身后劇烈的爆炸聲,多爾袞猛的回頭。他沒想到,自己精心安排在林子里面的炮兵陣地,居然這么快就被端了。不過多爾袞并沒有多少懊惱,想必這時候的揆一,也應該發現了對方的炮兵陣地吧。

    揆一放下手中望遠鏡,從黑山上面騰起的煙霧,已經暴露了迫擊炮陣地的位置。隱蔽在另外一側的樹林里,揆一調整好了火炮角度,一聲令下就開始發射。這一次發射,不但有傳統的紅夷大炮。還有在李官鎮繳獲的迫擊炮!

    這兩個月,揆一和范文程夜以繼日的研究這種新式火炮。吃了這么大的虧,現在終于弄到了幾門實物。

    很快他們發現,這種火炮并不稀奇。不過就是一個鐵筒子而已,炮彈才是這種火炮的難點。聰明的范文程很快弄清楚了引信的作用,擰開引信之后放進炮管里面。炮彈就會發射出去,炮彈的落點完全靠調整火炮射角來完成。

    冒著生命危險,拆開一枚迫擊炮彈。范文程和揆一驚訝的發現,迫擊炮彈里面的火藥,居然和他們用的黑火藥不一樣。這種火藥燃燒更加充分,而且然后過后幾乎沒什么灰塵。

    兩個家伙絞盡腦汁,也沒能搞明白這火藥是啥成分。只是知道,這炮彈威力強大,全靠著這種沒見過的火藥。

    繳獲的炮彈有一百多發,除了用來研究留了十幾發之外。剩下的揆一全部打包帶了過來!

    李梟剛剛興奮沒有兩分鐘,一股奇怪的哨音就在耳朵邊上響了起來。可怕的念頭在心里一閃而過,一閃身李梟就滾進了身邊的戰壕。

    炮陣地的周圍騰起了一股股煙霧,沒有絲毫準備的炮兵們,一瞬間就被煙霧籠罩了。

    范文程的開花彈,后面有一個彈托。引爆藥捻之后,炮彈上面的藥捻也會被點燃。他發現,只要藥捻長一些。炮彈落地之后,就不會立刻爆炸。圓滾滾的炮彈會滾落到低處,然后才爆炸。

    迫擊炮屬于曲射火炮,為了避免對方的炮擊。迫擊炮手們都會挖一個坑,把迫擊炮放到坑里面去。這樣,不管是直射炮彈和槍彈都沒辦法打中他們。

    可……!可他們沒想到,圓滾滾的炮彈會自己滾到坑里面。

    對面足足有四十門火炮在射擊,其中還有五門繳獲來的迫擊炮。同樣打得不準,但同樣總會有瞎貓碰到死耗子。

    “轟!”“轟!”“轟!”一陣陣劇烈的爆炸,李梟感覺腳下的地皮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他娘的,螳螂捕蟬黃雀在后。干掉了對方的炮陣地,對方居然也這么快的進行火力報復。這他娘的剛剛進入熱戰,戰術的發展也太他娘的快了點兒吧。難道說,這就進入了炮戰的時代?

    同樣是一聲劇烈的爆炸,一大股煙柱在炮陣地上騰空而起。李梟蹲在戰壕里面,被震得蹦了一下。

    完了!肯定是彈藥車被炸了,但愿那幫蠢貨執行了李梟的條令。按照作戰規定,彈藥車要距離炮陣地二百米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