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416章
王通這家伙確實一丁點兒都沒有變,李梟對這家伙的評價就是標準的朝廷官員。其特點就是,心黑、皮厚、且不要臉。當官兒的三大要素,這哥們兒是占全了。不得不說,當官兒這職業還是需要有些職業天賦。

“參見大帥!”王通學著大家伙對李梟的稱呼見面就跪。

“這不是王總兵,快起來!李梟可擔不起你這一跪哦!”李梟也是服了,一把年紀的人跪自己一個小年青,一丁點兒精神負擔都沒有。

“大帥可不敢這么說,小人現在只是一個充軍的犯官。能在大帥羽翼之下,求個兩餐一宿已經難得。沒想到,毛督師給了小人一個縣官兒做。小人知道,這是大帥有了吩咐。不然,人家毛督師認識小人是誰,小人在這里謝過大帥恩典。今后大帥有吩咐,水里來,火里去,我王通沒有二話。”

王通說完,跪在地上“砰”“砰”的磕頭。這地上可是大理石的地磚,腦袋砸在上面的聲音聽著都牙酸。這家伙這不是磕頭,這他娘的是跑這自殺來了。

李梟趕忙一把將王通撈起來,挺好的一個人別給磕死了。

“讓你來是給個差事給你!”李梟撈起王通,往沙發上面一扔。

“大帥旦有吩咐,我王通水里來火里……!”王通又要往地上出溜。

“行了!行了!別老折騰這兩句話,坐在這里老老實實的聽著。一會兒有話問你!”李梟趕忙又把這貨按住,實在受不了這個。

“好好的宣府總兵,怎么就落到這步田地。你這是怎么混的?”李梟決定先從拉家常開始,趁著這貨精神放松下來,在提遼東的事情。

“哎……!還不是被魏忠賢害的。他在位的時候,我給他在宣府修了一座生祠。當時為了討魏忠賢歡心,修的豪華了些。為了讓魏公公知道,特地在功德碑上刻了小人的名字。大帥您是知道的,當時那年月,不止是俺們宣府,全大明的督撫都在修生祠。

誰敢不修,這官兒還干不干了。

可新皇登基,魏忠賢從九千歲成了逆賊。當初在功德碑上刻名字的人,那是一個都沒跑掉啊!到了京城,小人散盡家財這才判了個充軍遼東。如果沒有大帥照拂,我們全家早就……!”或許是說到了傷心處,王通“嗚”“嗚”的哭了起來。

“哦,原來是這樣!”李梟點了點頭。這事情的確不怪王通,那年月誰敢不給魏忠賢修生祠。也就是遼東當時戰亂頻繁,不然自己這里也逃不過去。

“如果把遼東的民政交給你,你要如何迅速帶領遼東這幾十萬人自給自足,還得養活袁崇煥的大軍和山海關的軍隊?”

“呃……!小人……!小人……!”王通的大腦飛速的運轉起來。

“別著急,想想再說。怎么想的就怎么說!”李梟把茶杯往王通面前推了推。

“遼東這兩年已經做到了結寨自立,大股的韃子被錦州防線擋著過不來。小股的韃子,根本不足為慮。治安這一塊算是有了保障!

去年小人組織各村寨的村民,晾曬些蝦,魷魚啥的往山西關中那邊販賣得了不少銀子。那邊的人沒見過這些東西,在咱們這不值錢的東西,到了那里可都是值錢貨。咱們遼東喂豬的海帶,那邊的人最是喜歡。買上一斤干海帶,回家就能發一大盆。不管是當咸菜,還是燉排骨都成。

靠著這些,小人縣府年底不但沒有虧空,反而結余了一千多兩銀子。還向袁大帥繳納了一萬多斤的軍糧……!”

“嗯,你接著說。”李梟點了點頭,今年好多地方還是有虧空。自己還得掏銀子著補,不但能自給自足,還能給袁崇煥一萬多斤糧食。不得不說,這是一個不錯的政績。毛文龍說的沒錯,這是個能找錢的家伙。

“可這事情,一個縣做還成。全遼東如果都這么做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做這種生意,養活三兩萬人還成,養活幾十萬人根本做不到。

如果想要讓遼東盡快自給自足,小人認為最重要的是兩條。一個是農,一個就是商。

農,您從海外引進的玉米和土豆都是好東西。去年試種之后,土豆的畝產居然達到了千斤。玉米雖然稍遜于土豆,但打個幾百斤也是沒問題的。土豆亦菜亦糧,玉米純粹就是糧食。這兩樣東西種好了,一年之內遼東再無人挨餓。

商!遼東這地方苦寒不假,可勝在海產豐富。小人販賣些海產,這都是小道。這最大利潤的東西,其實是……!”王通的眼睛左右尋摸,不偷都像賊。

“繼續說,今天怎么說都沒事兒。”李梟立刻明白過來,鼓勵了一下王通。

“大帥!這遼東靠海,利潤最大的當然是海鹽啊!在咱們遼東用海水曬鹽,除了雇傭一些人力之外,根本沒有其他的支出。算起來,可謂是無本買賣。

可到了山西,陜西,以至于甘肅,西域那鹽可就貴大發了。說十倍的利潤都少的,百倍利潤更不在話下。小人曾經在陜甘任過職,那里的人吃的都是礦鹽,井鹽。有些井鹽還有毒,人吃了會全身腫脹。每年都有人吃井鹽吃死的事情發生!如果大帥能把鹽販賣到那里……!”王通看了一眼李梟不再說話。

販運私鹽!這的確是個一本萬利的買賣,江南好多財閥都是靠著販運私鹽發了大財。好像錢謙益他們家,也是靠著這東西大發特發。江南為了販運私鹽,還有一個叫什么鹽幫的存在。據說勢力龐大,能與之分庭抗禮的只有玩物流的漕幫。

利潤是巨大的,風險也是巨大的。因為《大明律》明確規定,販運私鹽超過五十斤,斬立決。從洪武年間開始,鹽業就是標準的國有重點企業。管事的不是皇親國戚,就是皇帝的心腹太監。自己要做私鹽生意販運進關,可是困難重重。總不可能,買通路上所有的府道州縣吧。

朝廷里面那么多雙眼睛盯著自己,一旦被人抓住把柄,那后果……!

看到李梟明顯是動了心,王通走到地圖上面指著喀爾喀蒙古草原。“大帥和蒙古人關系良好可以……!”手在上面比劃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小人曾經在陜甘任職,而且做過宣府總兵。也著實提拔了一些人,如今這些人有不少掌管著長城附近的關隘……!”

“哦!”李梟的眼睛一亮。這貨說得沒錯,可以走蒙古線路,分格日圖一杯羹也沒啥。畢竟私鹽利潤巨大,再說私鹽是蒙古人販賣進去的,即便朝廷查到也拿自己沒辦法。

自己正要成立第三師,山東府庫里面又被陳海龍弄得能跑老鼠。有這么一個發財的路子,李梟絕對不會放過。

“這件事情你要爛在肚子里,不許你找人私下里曬鹽。回去之后,你就是新任的遼東道糧草都指揮僉事。當然,這只是明面上的官職。實際上,整個遼東的民政都歸你管理。

你要迅速推廣玉米和土豆的種植,同時鼓勵村民畜養豬,養雞鴨鵝羊等家禽。當然,海產販賣的生意你還可以做。另外一些合法的生意,你也可以做。明白么?”

“諾!小人感謝大帥的大恩大德!”王通說著又要跪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