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445章
    殺官的事情李梟是不敢做的,畢竟李梟不想造反。

    好吧!老實說,不是不想而是沒有造反的實力。從朱元璋先生那里算起,大明朝國祚已經持續了二百多年。二百多年的時間里,大明百姓早已經認定朱家皇帝的正統性。這種從心理上的認同,可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瓦解的。

    “梟哥兒,來整兩盅。”敖滄海拉來了滿桂,手里還抱著一個酒壇子。滿桂一揮手,就有人抬上來一只肥羊。

    哥仨就在巡撫衙門的大廳里面,點燃炭火盆烤全羊。

    “老天爺保佑,俺老敖終于有后了。”敖滄海對著空氣晃了下酒碗,一口抽干了碗里的酒。或許覺得一杯酒難以酬謝老天爺,倒上之后又干了一碗。

    “種上了?”李梟看著敖滄海胸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“種上了,他娘的不枉老子忙活了整整倆月。他娘的,比挖戰壕還累。”敖滄海拿著小刀子,削了一片羊肉在鹽碗里面抹一下就塞進嘴里。

    “嘿嘿!那啥……!我相好的也有了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酒碗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。

    看到滿桂羞嗒嗒的樣子,李梟吃驚的連手里的酒碗都掉地上了。這就是殺人如麻的滿爺?他居然會……害羞?

    “我說老滿,一個大老爺們兒,日個女人算什么屌事兒。呃……!還真是他娘的屌事兒!干!”敖滄海愉快的和滿桂干了一杯,算是倆父親在互相祝賀。

    “別提修戰壕好不好,提到修戰壕我就想起渾河邊上的那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!那時候咱們真的不堪一擊啊!白桿兵,戚家軍都是好樣的。說句良心話,論火器他們是比不上咱們的。可論擒拿格斗,軍陣戰術他們比咱們這些兵強太多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些強兵,依然不是韃子兵的對手。大金子他們死的冤枉啊!”老敖有些惆悵,倒了一碗酒灑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敖!韃子兵就算是再厲害,現在也只能退守遼河北岸。如果不是咱們的兵力太少,早就北上干掉他們。可惜啊!不算第三師,咱們一共加起來還不到兩萬人。這點兒兵力要守山東,要守遼東,還得照顧好長興島。捉襟見肘啊!”滿桂咂吧了一口酒,表情非常無奈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多招兵,可沒辦法啊。錢,錢從哪里來。這些年,老子光忙活錢了。可你看看,如今咱們的家底里有多少現銀?

    今年遼東好容易算是實現了自給自足,總算能騰出點兒錢來搞第三師。老二都跟我說八百回了,想要造一艘戰艦。可我硬是壓著,就是因為沒錢。偌大的渤海和黃海,只有三艘五桅大船是遠遠不夠的。老二今年就沒怎么上岸,都在海上飄著。想想這些,我就覺得難受。

    十八歲了,也該成家了。”李梟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咕嘟”一口灌下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“梟哥兒,這算是不錯了。現在你成了山東巡撫,這第三師兵部也批了文書。過完年我帶著兵在山東走一圈兒,也讓他們見識見識,咱們遼軍的軍威。省得一天到晚,這事兒那事兒的,討人嫌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地方上那些雜碎的縣令、府臺、道臺,都他娘的不是好東西。還有那些大戶,居然敢打咱們復員老兵的主意。活得不耐煩了,上一次還是殺的少了。”敖滄海身上流露出濃重的殺意。

    年前都會有老兵退伍,一些老兵回到家里卻被當地的大戶欺負。折斷時間,陸陸續續有這樣的消息傳回來。李梟覺得,過段時間需要滿桂帶著騎兵在山東轉一轉,遇到自家弟兄受到欺負的,也給撐撐腰壯壯膽氣。

    “哼!韃子咱都不怕,還怕這些大戶?第三師組建起來之后,憑借咱們現在的家伙。老子帶兵踏平沈陽,把皇太極那王八蛋再抓回來。

    當初跟咱們口口聲聲說的多好,可現在全都變了。他娘的,不揍他一下,這小子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讓袁崇煥出兵去大凌河了,今年冬天咱們先下手為強。干掉一批韃子再說!”

    “怎么在這就喝上了。”哥仨正在說話,忽然見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。仔細一看,卻是孫承宗。

    “孫老!”哥仨站起來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給老夫也弄把椅子,這羊不錯。”炭火映照著孫承宗的臉膛紅紅的。

    李梟連忙給搬了把椅子,找個炭火最小的方向,安排孫承宗坐下。

    “剛剛聽你們說到皇太極,這韃子暫時還不能滅掉。咱們在朝廷里面樹敵太多,皇帝用咱們,同時也在防著咱們。所以啊,后金還是得存在一段時間。而且……!咱們還得讓后金鬧出點兒動靜才行,不然怎么凸顯咱們頂在北邊的辛苦?”

    “孫老!您這是……!”李梟猛的一抬頭,老家伙擁有無與倫比的政治斗爭經驗。他說的當然是有道理,可問題是……,讓后金鬧出動靜來,要鬧哪樣兒?

    “你和廓爾柯蒙古的格日圖交好,皇太極的老丈人是科爾沁蒙古大汗軋烏提胡力。聽說最近,皇太極又贏取了軋烏提胡力十三歲的孫女,博爾濟吉特氏。他聯系西邊的科爾沁部落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他要繞過錦州防線,南下犯邊。”李梟立刻想到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事情,皇太極帶著八旗勁旅,繞過關寧錦防線。繞道科爾沁草原,攻擊宣府、大同。甚至進攻居庸關,進占遵化威脅昌平。

    “哦,你小子的腦子倒是蠻靈光。與老夫所料不差!”

    “不行!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,立刻傳令袁崇煥進攻大凌河。一定要把皇太極的注意力,吸引到錦州這邊。”李梟立刻竄了起來,不敢想象韃子進攻河北,會對當地民眾造成多么大的破壞。

    李梟清晰的記得,歷史上多爾袞犯邊。單單是張家口,便遺尸三十萬具。野蠻的后金,對待手無寸鐵的平民,從來就沒有仁慈這一說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梟哥兒,知道老夫為什么一把年紀,還將這把老骨頭和全家性命跟你拴在一起?

    就是因為,你這看不得咱們大明子民受屠戮這一點上。單單從這一點上看,你比朝廷那些滿嘴仁義道德的諸位閣老都要強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們處在你的位置,一定會讓韃子打進來,殺一個天昏地暗。這樣,皇帝只能更加倚重他們。他們也會從朝廷,不斷獲得糧餉和輜重。

    可你不會答應這樣做,老夫也不會答應這樣做。因為老夫的家鄉高陽縣城,就在韃子的必經之路上。無論如何,老夫也不會拿家鄉父老的性命,換取自己的一身榮華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……!”李梟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把韃子的意圖和咱們得到的情報,告訴給皇帝知道。讓皇帝調兵,去跟韃子硬碰硬的碰一場。

    當然,咱們也要出兵。只要把韃子擋在長城之外,那就算是贏了。

    經歷這一仗,朝廷各位總兵的人馬必定損失慘重。讓所有人知道韃子的戰力,皇帝就知道咱們守在錦州是多么的不容易。今后咱們不管是要糧餉,還是擴軍都會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看孫老說的有道理,咱們頂了這么多年。也得讓朝廷那幫雜碎知道知道,現在的韃子也是鳥槍換炮,不是以前使用大刀長矛的時候。”敖滄海出來,力挺孫承宗。

    “用大刀長矛的時候,也干不過人家。如果不是梟哥兒,山海關在不在都兩說!”滿桂一貫處于補刀的角色。

    李梟不說話,他還是有些擔心大明軍隊扛不住。這兩年有荷蘭人的幫助,又被自己一頓刺激。后金軍隊,已經和以前那支只知道騎射的后金軍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現在這支后金軍,已經成了一支半火器部隊。在火炮方面,甚至要比大多數明軍還要厲害一些。如果明軍遇到了八旗兵,恐怕也會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“梟哥兒,別猶豫了。你多猶豫一分,對大明的損害就越大。敵人就在那里,逃避是沒用的。軍人總是要上戰場,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。”孫承宗端著敖滄海遞過來的酒碗,小口小口的呡著。

    “孫老,折子你是不是已經遞上去了?”李梟想起來,孫承宗是布政使。按照級別,也是有上奏章的資格。

    “不錯!”孫承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都這樣了,還商量啥啊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朱由檢的腦袋疼得厲害,陜甘的亂民還沒有搞定。現在韃子又要繞過錦州,和蒙古聯合在一起進攻山西,甚至是北京城。任何一個皇帝,聽到這樣的消息都會頭疼。

    “萬歲,這應該是真的。錦衣衛的細作也探聽到,韃子兵正在搜集糧草。而且糧草不是囤積在遼陽,而是囤積在彰武。本來臣還不明白,為什么他們會把糧草囤積在彰武。現在算是明白了,他們想要借道蒙古從北京攻擊京畿。”

    駱養性看到皇帝遞過來的奏章,立刻恍然大悟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,他們應該也過不了居庸關吧?”王承恩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公公,你不知道。現在韃子的火炮也很厲害,如果他們真要攻擊居庸關。我們的守軍,恐怕還真頂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萬歲!那趕快調李梟北上吧,無論如何京畿不能被韃子襲擾。”

    “李梟奏章上說了,他現在手下只有一萬多的兵。管得了山東就管不了直隸,管了直隸就管不了山東。據說,倭國又有些蠢蠢欲動。這山東年景剛剛好一些,還是不要亂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!”

    “楊嗣昌,你是兵部侍郎你怎么說?”朱由檢目光看向楊嗣昌。

    “遼軍所部,的確應付不了這么多地方。袁崇煥所部只有九千余人,不但要守住關寧錦防線。還得要防護后金的襲擾,能力保關寧錦防線,已經是了不起的事情。讓他們來協防,肯定不現實。如果袁崇煥被抽調走了,錦州有事又怎么辦,萬一這是韃子的調虎離山之計呢?

    臣以為!江南禁軍經過去年的遼東之戰,已經證明他們是一支可戰之兵。可以把他們調來,防衛居庸關。另外,洪承疇所部,也可以守住大同。

    至于宣府嘛……!臣覺得,還是讓李梟派兵守護為好。只要宣府、大同、還有居庸關不失守。韃子就沒可能進入京畿重地。

    退一步說,就算韃子這的佯動。想要吸引遼軍入關,咱們不動用袁崇煥一兵一卒,韃子的目的也就沒達到。”楊嗣昌不愧是兵部侍郎,大明的兵誰能打誰不能打都裝在他的腦袋里面。

    大明衛所軍制已經完全崩壞,最能打的幾個將軍。也被后金收拾在了遼東,現在放眼大明。能戰之師,其實也就這么幾支。加起來不過十萬人而已。

    短短的幾句話,就把重點給說了出來。朱由檢頻頻點頭!

    “萬歲!老奴覺得,山東的事情還離不開李梟。不如調山東提督敖滄海入宣府,這樣即便是山東有事,也不至于沒人管。”王體乾在后面補刀。

    這個布置堪稱完美,北部防線的幾個重鎮守住了。韃子兵就不能長驅直入,頂多也就是在邊境上騷擾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!就按照剛剛商量的辦,擬旨給山東提督敖滄海,讓他率部火速趕往居庸關不得有違。還有調江南禁軍史可法部入宣府。洪承疇部暫緩入陜,鞏固大同防御。諸部接到旨意后,不得以任何理由遷延,一定要盡快趕往駐防地點,不得有違。”

    朱由檢的聲音在乾清宮的大殿里面回蕩,作為天子他相信這一仗一定會打贏。韃子已經是強弩之末,就算韃子不來找自己的麻煩。他也要發兵討伐后金,將懸在大明東北的這根刺徹底的拔下去。

    可他萬萬沒想到,他認為萬無一失的這一仗。居然成了他登基以來,大明損失最大的一仗。后金在這這一仗里面,充分顯現了他們的狂暴與野蠻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