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468章
    “操他姥姥!袁崇煥是干什么吃的,早就說讓他進攻大凌河,現在好了,他娘的韃子跑到陜西去了。”敖滄海站在帥帳里面跳著腳的罵娘。

    從第一個潰兵帶來韃子的消息,敖滄海就預感到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韃子出兵了,有多少人?會不會進攻宣府?

    一想到有幾十萬的亂民跟著韃子一起鬧事兒,敖滄海眼前就發昏。那是幾十萬人,一人給一發子彈,也能把他的子彈打光。剩下怎么辦?跟韃子對砍?

    問題是你現在想和韃子拼刺刀,韃子還不愿意呢。遼軍比誰都明白這兩年韃子在火器應用上的進步,有了荷蘭人的幫助韃子簡直是如虎添翼,一年一個臺階。據袁崇煥說二師現在對付韃子越來越力不從心,以前連營級別的戰斗幾乎沒有懸念,現在已經到了五五開。

    沒辦法,其實這都是火器化之后遼軍逼的。你拿著火槍,讓人家拿著大刀長矛等著你屠殺。少數民族的韃子是比較實在,但他們不傻。

    “師長,這仗恐怕不好弄。韃子來陜西絕對不會是小貓兩只,亂兵也說不清楚。不過至少可以確定,他們是帶著炮來的。這宣府城墻雖然結實,但他們真要是把咱們圍起來,那到時候想走都走不掉了。”說話的是一團團長聶大虎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放棄宣府?”敖滄海一皺眉頭。宣府是北方重鎮,自己放棄宣府朝廷絕對會追究。

    “如果靠近山東或者遼東,咱們絕對能守住。可現在咱們宣府遠離山東遼東,最大的問題就是補給。一旦打起來,彈藥補給不上……!”聶大海沒有說下去,帥帳里面的軍官們都知道那是個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敖滄海揉著腦袋,情形的確很糟糕。而且自己要快速做出決定,現在時間最為寶貴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就算是想走,沒有兵部的調令,居庸關守將是不會放行的。”調兵需要兵部的堪合,敖滄海現在哪弄堪合去。

    “咱們進不了居庸關,總不能帶著兵打進去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“拿地圖來!”敖滄海忽然開口說話,幾個參謀立刻拿來了地圖。敖爺對著地圖仔細的看著,不時還用手比劃一下。

    “全軍準備!我們不回山東,我們去遼東。”在地圖上了看了半天,估算了一下距離。如果走外長城的話,大概一千多里路程。

    “去遼東?”聶大海眨巴著眼睛,不明白為啥師長要帶著大家伙回遼東。不過從心里說,他是想回遼東,比較遼東才是老家。

    “對!去遼東!這一次韃子長途奔襲,跑到了陜西。帶的兵一定不少!他娘的八旗兵都去了陜西,遼東可就空了。咱們去遼東,與袁崇煥合兵一處,端了皇太極的老窩兒。是時候把遼陽和沈陽拿回來了!”敖滄海也是遼東人,對韃子占著遼陽有很大意見。

    “對!打回老家去!”聶大海渾身打著擺子的胡激動,他也是遼東人。

    “打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“端他娘的皇太極老窩兒!”

    歷史原因,一師的軍官有好多都是遼東人。現在聽說要打回老家,把自己的家鄉從韃子手里搶回來,一個個興奮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一師迅速的準備著!

    敖滄海還在打包,跑得差點兒斷氣的傳令兵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。洪承疇投敵!

    腦袋“嗡”的一聲,敖滄海覺得眼前一黑。京城西部最要緊的兩處防區,一個的宣府一個是大同。身在大同的洪承疇居然投敵了,那……!那他娘的后金大軍要么進攻紫荊關,要么就會北上向自己殺過來。

    “全軍準備四天干糧,帶上彈藥裝備出發。”來不及再打包了,敖滄海一聲令下一師迅速出發。反正老子也不進居庸關,應付韃子的事情你皇帝老子自己搞定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敖滄海就不怎么把皇帝看在眼里了。他的眼里只有以李梟為首的遼軍,至于皇帝的京城會不會被韃子攻破,老子才懶得管。還是操心一下,怎么從韃子手里搶回遼東比較實在。

    洪承疇的投敵,讓山西亂成了一鍋粥。偏偏關鍵時刻,鎮守宣府的遼軍又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宣府總兵只是上報說他們出擊草原,要截斷韃子兵的后路。因為沒有隸屬關系,宣府總兵也不能拿遼軍怎么樣。

    不過宣府總兵還是比較實在,看到洶涌而來的亂民和韃子兵,二話不說就帶著隊伍跑進了居庸關。

    京城西部防線全面失守,現在頂在前線的就是紫荊關和居庸關了。這兩個關隘只要有一個被攻破,那幾十萬亂民加上韃子兵,就會兵臨京師城下。

    情勢不是十分緊急,而是萬分緊急。

    “這他娘的什么時候了,還有閑心搞黨爭。”看著書案上厚厚的一大摞奏章,朱由檢就有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。

    這些奏章全都是彈劾遼軍剿賊不利,要求嚴懲遼軍將領袁崇煥、祖大壽,還有在山海關的牌位薊遼督師毛文龍。每一篇奏章都列舉了許多罪名,字里行間頭透著血淋淋的殺字。

    按照奏章上的罪名,毛文龍、袁崇煥、祖大壽每個人都應該千刀萬剮,不剮上半個月都對不起皇帝對不起廣大人民群眾。

    朱由檢鼻子都氣歪了,他是個明白人。按照袁崇煥現有的力量,能夠保住關寧錦防線已經是不錯了。當初或許應該把洪承疇留在遼東,這樣有互相不統屬的袁崇煥看著,他還敢貿然投敵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洪承疇。”洪承疇的投敵,在朱由檢心頭狠狠插了一刀。本來對洪承疇給予厚望,沒想到關鍵時刻反水了。

    “萬歲!洪承疇也有他的難處,他的部下大多是陜西人,包括他本人的家眷也都在陜西。一個兩個的洪承疇還能彈壓,可這么多人聯合起來,他根本彈壓不住。”楊嗣昌跟洪承疇關系不錯,不是老鐵斷然不會在這時候還敢公然為洪承疇開脫。

    “都有難處都需要體諒,朕的難處誰來體諒。”朱由檢猛的一掃,把龍書案上的奏章全都掃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皇帝發怒了,乾清宮大殿里面的太監宮女跪了一地。王承恩彎下腰,快速的撿拾地上的奏章。

    “楊嗣昌!你說,你是新任兵部尚書。現在應該怎么應對?”發脾氣也解決不了問題朱由檢指著楊嗣昌吼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如今應盡快加強居庸關和紫荊關的防御,同時調兵來京師勤王。”

    “調兵!調哪里的兵?還去找李梟?”一提到李梟,朱由檢更加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這個貨只要自己一找他,他就開始要銀子。要完銀子要政策,要完政策……他娘的就耍滑頭。這一次,他手下的那個什么敖滄海干脆來個主動出擊,而且天知道出擊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山東最近還算太平,而且李梟拍孔有德和耿忠明清剿山東匪患有成。現在濟南周邊已經開始大治,從山東抽調兵員的確是最快,也是最便捷的一支強軍。

    同時,還可在兩淮、閩浙、西南抽調軍卒。四川石柱土司秦良玉,手下兵精將猛,可調她來京城。還有廣西侗兵、土狼兵都是奮勇好戰之兵,也可調他們來京城。”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