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522章
    李梟在濟南對付亂局,京城的孫承宗也沒閑著。既然要打壓一批人,那必需得拉攏一批人。盲目得罪社會所有階層,那純粹就是傻逼行為。

    孫承宗不是傻逼,當李梟提出官紳一體納糧一體當差的提議之后,老謀深算的孫承宗已經找好了需要拉攏的對象。

    大明天下人大概被分為四等,士農工商。士大都指讀書人,農就是農民,工的成份比較復雜。有匠戶、手工業者等等……還有城里各商號的伙計。

    最悲催的就是商!

    大明王朝,商人的地位是最低等的。明明家財萬貫,可在洪武年間你敢穿絲綢衣服就是有罪。即便朱洪武的后代們對商人好了一些,絲綢衣服雖然讓穿了,可商人仍舊是官員們的盤剝對象。

    即便你再有錢,沒有一個好的靠山那也是白扯。一個窮秀才與一個富商對壘,勝利者往往都是窮酸秀才。因為他們是讀書人,跟官員們天然親近。敢和讀書人作對,下場就是一個死,甚至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破家的知縣,滅門的知府。這就是得罪官員后,商人們的悲催下場。

    至于稅賦、攤派、又或者是官員們的各種孝敬。那是逮著一個商人可了勁兒的盤剝,官員們一擁而上。那是刮了一層又一層,生怕自己吃虧刮少了。

    大明朝兩百多年,商人們就這樣被一路盤剝著走過來,個中的心酸苦楚真是說也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梟看著眼前這個胖子,人只要一緊張通常都會流汗。胖子流起汗來就比較惡心,汗水順著臉頰小溪一樣的流淌,站在李梟面前戰戰兢兢,渾身肥肉波浪一樣的抖動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沈萬齡?”李梟盯著這個帶著員外帽,渾身絲綢長衫的家伙。難道說這年頭有錢人就不能有點兒搞追求?按照李梟的判斷,這家伙已經夠出欄標準了。

    “小人沈萬齡,參見尚書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梟扭過頭,不忍心看著這胖子想彎腰卻又彎不下來的凄慘模樣。就這么一頭豬,是怎么當上山東商會會長的?

    “沈萬齡你坐下吧。”看著沈萬齡顫抖的雙腿,李梟覺得在一身肥肉把腿壓折之前,還是讓他坐下比較好。

    “謝大人!”估計也是實在堅持不住了,沈萬齡對著李梟拱拱手然后坐到旁邊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看著沈萬齡費勁的把自己塞進椅子,李梟就為椅子的牢固程度擔憂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這個,這是朝廷的新政令。”李梟隨手扔給沈萬齡一份文書。

    沈萬齡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,仔細看著眼前的這封文書。翻開第一頁的時候,被肥肉擠得很小的眼睛就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大人,這政令……!”看完文書,沈萬齡激動得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“這是朝廷對你們商人的最新政令,商會的各位行首擁有跟秀才一樣的權利。即便到了公堂之上,也可以不用下跪。”李梟覺得這一條,對沈萬齡來說非常重要。按照他這個體重,一旦跪下去能不能起來是大問題。

    “多謝大人!多謝朝廷!老朽在這里代山東商賈,叩謝萬歲天恩。今后尚書大人但有差遣,老朽赴湯蹈火萬死不辭。”沈萬齡激動的滿臉肥肉亂顫,看上去似乎要有中風的前兆。撐了兩下,似乎是想從椅子上站起來磕頭謝恩。不過沒能成功!

    又是一個機靈的,早就打聽出來這朝廷里面到底誰才說了算。

    “不要你赴湯蹈火,也不用你萬死不辭。眼前就有差事交給你,不知道你能不能辦好。”李梟看著沈萬齡,這貨就算是想赴湯蹈火,恐怕也他娘的跑不動。

    “尚書大人如此大恩,但有差遣山東商賈定當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山東地面穩定,你們要幫助官府,不讓山東地面亂起來。這個差事辦妥了,這文書上的事情全都會變成現實。”

    “諾!山東商會一定全力以赴,保證山東地面的穩定。山東商會每年自愿為山東駐軍負擔五萬兩銀子的軍費,還請尚書大人應允。”

    商人其實是最不喜歡動亂的一個群體,現在李梟又給了他們這么大的好處。哪里還有拖泥帶水的道理?沈萬齡忙不迭的答應李梟,商會努力確保山東地面不亂。并且每年,商會都會上繳白銀五萬兩作為李梟的軍費。

    五萬兩白銀不是小數目,可對商賈們來說就算不得什么。如果文書上的答應的事情都成了實施,今后商賈就不會怕官員的盤剝。機靈的沈萬齡,還是想給商會找個大靠山。不然,天知道斷了孝敬之后,那些官員們會不會給商賈們穿小鞋。

    有了李梟這么個大靠山,難道還怕那些蠅頭小吏?

    “呵呵!那就多謝沈先生的好意!”李梟對這個知道感恩的人很滿意,這是一種難得的品德,需要保持發揚。

    那些僥幸在動亂之初出走濟南的讀書人到了各地,迅速動員起來一些人,想著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鬧起來。但是他們發現,濟南城里面答應來支援的人遲遲不到。而且在他們動員的人,也受到了某種勢力的強烈干擾。原先答應給些錢糧的商賈,現在忽然反了水。

    別說錢糧沒有,就連借用一下場地都不行。

    滿爺最近非常辛苦,帶著他的騎兵第一師在山東境內武裝大游行。剛剛剿匪結束的孔有德和耿忠明,移兵淄川威懾一方。

    吳昌時驚奇的發現,原本計劃燃燒整個山東的動亂之火,僅僅在濟南燒了一個苗頭,就偃旗息鼓。整個山東并沒有亂起來,至于河北更是連個火苗都沒點起來。早在京城保衛戰時期,京城里面的士林人就跑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濟南的小火苗也快熄滅了,除了明面上的天雄兵鎮壓之外。更加重要的就是,一股隱藏的勢力正在進駐濟南。

    李永芳看著眼前這個滿身紋身的家伙,這家伙號稱白老虎。皮膚的確很白,身上的紋身又很像老虎的花紋。烙鐵燙在他身上的時候,這家伙會發出老虎一樣的咆哮聲。或許,這就是他綽號的由來。

    “白老虎,知道你的猛虎幫的扛把子。把你請來就是一件事,究竟是誰在后面鼓動民眾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都是那些生員們。我對天發誓,我說得都是實話。不然燈滅我滅,大人就饒了俺吧。”雙手被鐵鏈拴著,白老虎想跪卻又跪不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是生員們鼓動鬧事,而且我也知道鬧得最歡的那個叫做黃小鋒。不過我還知道,頭戴黑巾手里拿著板凳雨傘拐杖這些東西,也不是黃小鋒那種蠢貨想得出來的。

    你白老虎在這濟南城里,號稱黑白兩道通吃。怎么?不給我家老督管面子?招子放亮些,在這里弄死你跟弄死一只螞蟻差不了多少。現在你說出來,你的命是可以保得住的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過,那就老天保佑了。你不會喜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兒!”作為老牌特務,李永芳對審訊非常有心得。多硬的硬漢到了他手里,都軟得跟一根面條似的。

    這是回歸之后,接到李梟的第一個任務,必須完成的漂亮才行。

    “真的就是那些生員們鬧事兒,大人您就把小人當成個屁給放了吧。”白老虎眼淚都快流干了,任誰見了都不敢相信,這位就是濟南城里叱咤風云的猛虎幫總瓢把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!還是不死心啊,以為有人會保你。來人啊!把人帶上來。”李永芳一揮手,手下就帶進來一個人。白老虎一看,原來是自己的副幫主。沒想到,他也被抓到這里來。不過看他身上的衣服還算是整潔,應該還不受過刑。

    李永芳不再說話,只是命人找來一口缸。然后在缸下面點上柴火在燒,不大一會兒柴火就把缸燒得滾熱。白老虎和副幫主不斷交換眼神兒,不知道上面這位遼東口音的官人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閉目養神的李永芳,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缸燒熱了!請君入甕的故事你們都聽說過吧,現在給你們兩個人選擇。把這件事情幕后主使說出來,這個缸里面總是要有一個人進去的。誰先說誰就一顆不進去,不說的那個嗎……!嘿嘿!我保證你們中的一個,會被烤得外焦里嫩。”李永芳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們兩個人。

    “咕嘟!”兩個人都咽了好大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一個人受刑可以忍著不說,現在招供也有了競爭者,這讓兩個人心里都惴惴不安。說到底,江湖義氣這玩意也不是有多靠譜。為了利益就會有那么多不講義氣的事情發生,難保為了不遭罪會不會出賣兄弟。

    “呦呵!還都是硬漢子。”李永芳把一杯茶,潑進燒得滾熱的缸里面,發出“滋啦”一聲響。

    副幫主最先扛不住,“噗通”一聲跪倒在地上,事實證明在酷刑面前,哥們兒義氣就是個屁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招,我招了。”副幫主跪伏在地上,非常沒有骨氣。

    “狗娘養的,你給老子站起來。你還是老子的兄弟嗎?站起來,猛虎幫里面沒有狗熊。”鐵鏈被掙得“嘩啦啦”直響,白老虎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李永芳摳了摳耳朵,好像摳出來些耳屎。用手指彈了彈,指著白老虎:“把他扔進缸里面去,小心些把他的脖子上圍著涼水浸過的毛巾。這樣他還能多活一會兒,說不定能夠看到自己的身子被烤熟。”

    “諾!”幾條壯漢把白老虎用鐵鏈捆好,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塞進了缸里面。一陣皮肉焦糊的味道傳上來,白老虎再次發出了老虎一樣的咆哮。兩片浸了冷水的麻袋一前一后的貼在他身上,保證他在兩腿熟透之前不會死掉。

    “說吧!日哄老夫,你的下場只會比他慘。”李永芳看著下面的副幫主,臉上帶著最真誠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回!官……官……官……官人的話。”在白老虎的慘叫聲中,副幫主話都說不利索了,褲襠里面濕漉漉的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“主謀有老君觀的道人陳老君,還有他的干侄女,積香庵的主持陳庵生。他們是最先發動信徒鬧事兒的,毆打官差的事情,十有八九都是他們的干的。”李永芳一聲喊,副幫主的結巴不藥而愈。竹筒倒豆子一樣的開始招供!

    “哦!還他娘的方外之人。出主意的是誰?”李永芳饒有興趣的問道,沒想到這里面還有出家人的參與。

    “出主意的是個叫做黎胖子的秀才,聽……聽說他是陳庵生的相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呦呵!還有這樣的事情……!”李永芳瞪大了眼睛,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他們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這小人就不知道了,現在鬧事的人天天見少,他們也都東躲西藏的。小人真的不知道他們在哪里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老夫再支一口缸,把你也塞進去你就想起來了?”李永芳指了指裝著白老虎的大缸,里面已經開始往外飄肉香味兒。白老虎的身上被烤得亮晶晶的,全都是油脂。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小人真的不知道,求官人饒命。”

    “來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大官人!大官人!小的有別的事情稟告行不行?”看到李永芳要命人再抬一口缸過來,副幫主立刻就慌了神兒。現在,白老虎連嚎叫的力氣都沒有了,只剩下滿臉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是什么事情,你說說看?”

    “明天!明天早晨他們要趁著糞車出城的機會沖擊城門,估計是要護著他們跑。”

    “沖擊城門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他們有人向我們猛虎幫買了些兵刃,小人無意當中聽到的。好像是陳老君,陳庵生和黎胖子都會趁著亂準備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個有用的,把他押到牢里面去,沒有老夫的話誰也不許提審。”李永芳非常得意的走了出去,這么重要的情報得先向李梟稟報才行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也是不得以的啊。”副幫主看著奄奄一息的白老虎。

    “孬種!”白老虎的聲音弱的像蚊子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