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遼東之虎 > 第542章
    史德威趕到戰場的時候,只能看到遍地的尸骸,熊熊燃燒的馬車殘骸。還有天空盤旋的烏鴉,遠處有狼綠色的眸子在不斷變幻。

    看到這樣的戰場,史德威的臉比地上的雪還要白。

    整整一個師,員額達到近七千人的南京禁軍主力師。居然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就被徹底打垮,軍卒損失了七成以上。看這樣子,裝備也剩不下多少。

    對方甚至有時間打掃戰場,把自己陣亡將士的尸體和他們的裝備帶走。

    “他們像是風一樣的刮過來,子彈打得比雪花還要密集。他們的槍是連發的,每人都有兩把左輪手槍……!”三師副市長龐萬春絮絮叨叨的,像是個鄉下老娘們兒。

    “老龐!您是跟我父親一輩的老人,可這樣的事情我也是沒辦法。恕罪!

    來人,把龐萬春綁起來送金陵!”史德威冷喝一聲,就有人站出來把龐萬春捆得像是個粽子。

    “賢侄!賢侄!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拉下去!”史德威不想再廢話,直接吩咐把人拉下去。經過收攏,三師還能站著的士卒不滿兩千人。死的人太多了,必須要有人為此負責。李定國跑得沒了人影,龐萬春是最好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收攏了部隊之后,史德威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洛陽城。他發誓,今后行軍再也不敢把部隊散得太開。二十里,僅僅是二十里的路程。就是三師生與死的距離!

    以前聽人說遼軍的騎兵師來去如風還不相信,今天是真的相信了。太快了,槍聲大作的時候史德威第一時間命令手下出擊,接應第三師。可還是慢了一步,甚至最先出城的二師也損失了兩百多人。

    洛陽城里中軍行轅!

    “少帥……!”李定國腿一軟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!”史德威把李定國撈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腿腳不好,還是當年在望海寨為了掩護我受傷的。當年沒你推我那一下,我也就被那顆子彈送上西天了。”從最先編練南京禁軍一師開始,李定國就是骨干。

    望海寨一役,他先后救過史可法和史德威父子倆的命。自己也受了三處傷,為了救史可法,有一塊彈片擦著腦袋飛過去,只是在頭皮上開了一道口子。只要那彈片再低兩指頭的距離,李定國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丟人啊!可實在沒辦法,遼軍借著大風雪接近我們。突然的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,他們的槍是連發的,咱們打一槍人家打十槍。沖擊的騎兵,好像錘子一樣一波一波的砸過來。匆匆組織起來的戰線,沒挺幾下就垮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罪責不在你,我已經抓了龐萬春明天就會送金陵。你今天晚上就走,早些回到南京找我爹好好運作一下。蟄伏個幾年,或許還有機會。”史德威拉著李定國的手,手心里面是兩根金條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!”李定國有些發愣。

    “愣著干什么,趕快走。人多眼雜,一會兒有人看見你,你就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有這樣的事情?”溫體仁眼睛瞪得老大,直愣愣的看著曹化淳。

    “真的!咱家接到的是孝陵衛的飛鴿傳書,再過兩天估計戰報就能傳到京城里面來。”大明朝如今是信息社會,而執掌孝陵衛的曹化淳顯然是這個時代的消息靈通人士。

    “遼兵真的那么厲害?”溫體仁眉頭擰成了疙瘩。以前聽說過遼軍能打,在遼東能壓得韃子沒脾氣。后來韃子被史可法很輕易的就滅了,溫體仁覺得遼軍或許也不過爾耳。沒想到,這一出手就打掉了南京禁軍一個師。而且從曹化淳得到的情報上看,那可是在幾個師的眼前,硬生生打垮了一個師。

    “遼兵或許厲害,不過李定國指揮失措也是有的。咱家已經著人注意留意李定國的下落,如果見到李定國定然先行捕拿。溫閣老,這可是個機會啊。”曹化淳的眼神陰惻惻的。

    “務必要抓住這個李定國,現在周延儒在金陵最大的依仗就是史可法。他手里握著衛戍金陵的三個師,只要他反水……!我倒是要看看周延儒,怎么還能在朝廷立足。”雖然損失了一個師,溫體仁卻覺得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以前的謀劃可以放棄了,徐徐圖之不如抓住這次機會好好干一場。已經五十幾歲了,身體開始日漸衰落。溫體仁現在是一百年太長只爭朝夕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曹化淳說的沒錯,僅僅四天之后朝廷就知道了洛陽城外兵敗的消息。一時之間,彈劾史德威的奏章如雪片一樣飛往中樞。這些言官才不管史德威的誰的人,這么好刷存在感的機會,不好好刷一把實在對不起自己。當言官不彈劾人,那他娘的還叫言官?

    兒子被人彈劾,如果兒子保不住,下一步就是自己這個老子。面對言官們的集火攻擊,史可法卻坦然置若。因為他身后站的是周延儒,皇帝年紀還小。司禮監太監王體乾,則是周延儒忠實狗腿子。這兩個一個管奏章,一個管公章。

    彈劾的奏章再多,最后也是落在這兩個人的手里。實際上,他們就是南明帝國的代理皇帝。只要這兩個人不發話,就沒人能動得了他。

    果然,任憑驚濤駭浪我自巍然不動。彈劾的奏章再多,周延儒都以前線吃緊為由,拒絕懲辦史德威。逼得急了,還打了幾個青年言官的板子。

    溫體仁在這件事情上一聲不吭,他在看,看看周延儒為了史可法得罪了多少人。言官們在這年代罵人,從來不是單打獨斗。團伙作案才是他們的一貫風格!同年,座師,鄉黨,世交,關系套著關系,人情套著人情。每個言官后面,都站著一位或者幾位朝廷重臣。

    周延儒為了盡快平息風波斷然出手,雖然彈劾史德威的事情暫時被壓制下來,可這人也得罪的不少。

    終于,當曹化淳笑吟吟的再次拜見了溫體仁之后。這只躲在洞里許久的老狐貍,終于開始行動了。

    聽到溫體仁來拜見,史可法愣了一下。他跟溫體仁并沒有什么交情,人家身為次輔屬于內閣成員,大領導能夠屈尊降貴的來到自己府上。這是怎么個情況?

    “哦!憲之你這書房布置的倒是雅致!”在客廳迎接溫體仁,這家伙偏偏要來參觀史可法的書房。

    “閣老說笑了,聽說閣老的書房里面盡皆名人字畫。下官總想著去飽飽眼福,只是這兵部的事務繁雜,總是不能成行!”都是明白人,史可法知道溫體仁有事情要和自己談。一般來說,書房都是一個家里面最守衛最森嚴的地方。因為家主辦公會見幕僚商議機密事情,都要在書房里面進行。

    仆役隨從全都被遣了出去,甚至書房所在的整座院子都沒有一個仆役侍候。

    人全都遣走了,溫體仁卻不緊不慢的喝茶。一邊喝茶還一邊欣賞墻上的字畫,似乎一丁點兒都不著急的模樣。

    史可法心里狐疑,臉上卻也不露出來。多年的宦海沉浮,早就練就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憲之啊!令郎的事情本官也聽說了,不要著急。一切都是那李定國的責任,令郎當時的指揮是沒有錯誤的。這一點,老夫相信令郎。虎父無犬子嘛!”溫體仁的眼神終于從字畫上收了回來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打哈哈。

    “多謝大人。”史可法趕忙一禮。溫體仁這個次輔雖然說了不算,可也是朝廷二號人物。有了他的支持,史德威這次的事情就可以輕易過關。

    “只是那李定國著實可惡,喪師辱國在前,戴罪逃亡于后。這樣的人抓住了,一定要嚴懲不貸。聽說在遼東,這個李定國還救過憲之的命?”溫體仁笑吟吟的看著史可法。

    史可法心里“咯噔”一下!

    李定國不是一個好顯擺的人,救過史家父子命的事情,知道的人并不多。這個溫體仁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史德威派回來的人,已經把那天的事情口述給了史可法。史可法也派人去接應逃亡的李定國,可到今天也沒有消息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倒是有這么回事兒,不過朝廷大義在前,史某定當秉公辦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憲之是一副公心!前幾日,曹公公的手下在江陰抓住了李定國。事關朝廷大事,當地的孝陵衛沒敢聲張。只是悄悄的把人關到一處秘密的地方,等待曹公公示下再送往金陵。”

    “當啷”溫體仁袖子里面掉落出來兩根金條,史可法的臉色立刻就白了。

    史德威私自放縱李定國的消息傳揚出去,那這次就算在劫難逃了。別說周延儒,就算是玉皇大帝也護不住。這個李定國,偏偏被孝陵衛的人抓住。他娘的,孝陵衛不是才剛剛擔了錦衣衛的差事,怎么就耳目這么靈通。

    “閣老意欲如何?”史可法站了起來,眼睛老虎一樣盯著溫體仁。

    溫體仁似乎一丁點兒也沒感覺到壓力,他是堂堂正正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的兵部尚書府。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他史可法更加吃不了兜著走。

    “憲之啊!都在朝廷里面打熬了一輩子,你說到了老夫這個年紀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應該也算是位極人臣了。可老夫總是感覺這輩子,似乎有什么缺憾。你說……老夫這算不算是貪得無厭?”溫體仁看著史可法,眼神里面甚至帶著一絲戲謔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樣子,像極了剛剛抓住老鼠的貓。

    “閣老的意思是……!”史可法瞪圓了眼睛,溫體仁野心不小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還不滿足,那也就是說不滿意上面還有的那一位。不用說,那位就是首富周延儒了。

    “玉繩這段時間為國操勞,頭發白了好多。老夫總是好言勸他,不要這么勞累,多歇息歇息。可他就是不聽!年紀青青就一大把白頭發,看著讓老夫心疼。說道公忠體國,玉繩這算是做到了極致。可這偌大的國家社稷重擔,只是擔在他一個人的肩上怎么成?

    知道玉繩敬老,害怕政務太多累著我這個老家伙。有時候真想替他分擔一下,可他總是推脫。哎……!玉繩實乃真君子也!”

    看著唉聲嘆氣憂國憂民憂周延儒的溫體仁,史可法很想撲過去掐死這個老王八蛋。

    想奪權都說得這么情真意切,好像是為了周延儒著想一樣。末了還不忘了夸贊周延儒一番,不明就里的人還以為溫體仁是問敦厚長者。

    “首輔大人的確是真君子,閣老有什么吩咐只管吩咐就是。史某能做的,定然會讓閣老滿意。”李定國在人家手上,史家的小辮子也就算是攥在人家手里。今天只要談不攏,李定國在大庭廣眾之下押赴金陵。到時候,不但史德威玩完,身為老子的史可法也會跟著玩完。總不能派兵,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大街上搶人吧。

    連自己兒子都管不住,還能管好大明百萬大軍?

    “萬歲滿意!百姓滿意!”聽到史可法的話,溫體仁露出了真摯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掌管著金陵駐軍,這軍隊就是要打仗的。朝廷里面有什么風波,駐軍就不要管了。若是有人亂命,為了一己私欲調動駐軍,你一定要挺住,堅決不要接受亂命。你要知道,軍隊一動難免會傷及人命。弄到血流成河的也不好收場!

    大明的軍隊,是萬歲的,也是大明百姓的。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諾!史某謹遵閣老的教誨,若是有亂命命令駐軍進城。史某一定不會遵從!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憲之是公忠體國忠于萬歲的忠臣,這兵部尚書你若是不做,普天下還真找不出第二個合適的人來。哦,對了!北邊兒有個叫做孫傳庭的,原來在那邊兒任工部尚書。

    前些時棄暗投明過來,估摸著這幾天就應該到金陵了。到時候,你們可要多親近親近。他可是知道李梟不少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孫傳庭他投誠了?”史可法被驚得下巴差點兒掉到地上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安徽快三预测与推荐